爱诗文

唐代成都本土诗人代表一瓢诗人唐求和他的诗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唐代是我国诗歌发展史上的黄金时代。诗人辈出,且风格丰富多彩。唐诗数量惊人,《全唐诗》共收录唐代诗人四万九千四百零三首诗,一千五百五十五条句子,作者共二千八百七十三人。

如唐时成都本土诗人唐求,人称“一瓢诗人”,其诗就非常有个性,一如他非常有个性的生活态度。

唐求(约880—约907),(约公元九零六年前后在世),对应的时期约为唐哀帝天佑年间。

唐求的生活个性就是“放旷疏逸”,落拓不羁。他是成都崇州味江镇人。

味江镇,即今日的街子古镇,街子古镇就在味江河畔。这里邻青城后山,青山秀水,清新幽静,有仙道之气。

他生活于晚唐时期,曾任青城县令,后归隐桑梓田园,过着悠游山水、以诗自娱的生活,人称味江山人、唐山人、唐隐居。

他性格高古脱俗,不是脱俗之人不肯结交。

前蜀王建占据成都后,曾召他为参谋,但他拒绝与之合作。他有个好朋友叫李洞,是唐末的入蜀诗人,有次酒后作《题唐山人》诗,描述了唐求的形象:“长须垂似发,席帽皆见疑;醉眼青天小,吟情太华低。”就是说他的形象,长胡须如头发飘逸,头顶草帽,醉眼朦胧,具仙风道骨。

他常骑青牛入市,至暮才酣醉而归。其“所行览不出二百里间,无秋毫世虑之想”。也就是说基本不关心菜米油盐和私家生活琐事,每天出游周边,不超过200里,那时200里,换算成现在的距离,也就是几十里。

他从不为写诗而写诗,写诗纯由心生,只关乎灵感。无论人走到哪里,吟咏有所得,哪怕是一句或一联,均随手记下来,捻成一团像药丸子一样丢进一个大葫芦瓢中,数日后才吟咏补成一首全诗。

20余年,一至如此,所吟诗揉成的纸团不计其数,藏在瓢里,外人不知详细,也未曾示人。他晚年病重,将那大瓢丢进味江,任其漂流,祝曰:“此瓢倘不沦没,得之者方知我苦心耳!”飘至下游,有人认出是唐山人的诗瓢赶快打捞上岸,可是诗团已经丢失了大半,今仅存35首半,全唐诗录为一卷。

观唐求诗作,以隐逸诗为主,“气韵清新“工而不僻”、“皆达者之词”,丰富了晚唐诗歌的艺术表现手法,也反映了当时社会状况及下层文人心态,是唐代诗苑中朵绚丽的奇葩。

现从《全唐诗》中摘录他的几首诗供读者赏读:

卷724_2 「晓发」唐求

旅馆候天曙,整车趋远程。几处晓钟断,半桥残月明。

沙上鸟犹在,渡头人未行。去去古时道,马嘶三两声。

这首主要写住在旅馆里,等候天亮,早起远行的情景。

卷724_3 「客行」唐求

上山下山去,千里万里愁。树色野桥暝,雨声孤馆秋。

南北眼前道,东西江畔舟。世人重金玉,无金徒远游。

这首写自己出游时看到眼前的景色,后两句是表达自己对世俗金钱的态度,但喜出游,不计金钱。  

卷724_4 「题郑处士隐居」唐求

 不信最清旷,及来愁已空。数点石泉雨,一溪霜叶风。

业在有山处,道成无事中。酌尽一尊酒,病夫颜亦红。

这首是描写隐士的生活环境和对隐居生活的感慨,有赞许的意思。

如有希望进一步赏读的读者也自行到《全唐诗中》选取。此处不过多举例解读。

读唐求的诗能感受到通俗易懂且读朗朗上口,对仗严谨,音调韵律和谐流畅,如山间小溪缓缓而出;且大部分诗中充满飘逸和不羁的韵味,满蕴着仙风道骨。

他出游骑青牛,和老子相似,也从侧面反映出他对老子思想的崇拜或认同,这点在他的日常落拓不羁,不落俗流的行为中、和他的大部分诗歌中均有所体现。

除唐求外,唐时成都本土著名诗人还有闾丘均、雍陶等。

关于闾丘均,《旧唐书》认为他是继陈子昂之后的又一位以文章著称的蜀人,杜甫也极为称赏他:“世传闾丘笔,峻极逾昆仑……晚看作者意,妙绝与谁伦。”但诗文现存之甚少。雍陶的名气很大,曾作《题情尽桥》“脍炙当时”。诗云:

“从来只有情难尽,何事名为情尽桥?

自此改名为折柳,任他离恨一条条!”

他著有《唐志集》五卷存世,有诗多篇歌咏成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