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山淼诗文:父亲的羊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父亲1995年初退休,那时母亲刚去世不久,父亲一个人,每天闲不住,便买了几只羊来养。其实父亲养羊的历史不短,从我记事起,家里断断续续养过好几次羊。然而等他退休,似乎想大干一场,从几只羊发展到成群的羊。他岁数大了,我们都劝他少养点儿,每天有些事做就行了,可他很执拗,不听我们的。于是我们便看着院子和西屋都变成了羊圈。

养羊虽然让父亲每天很充实,甚至劳累,但是其中也不乏苦痛。父亲为之投入的精力太大,加上他不服老,使自己的身体总是满负荷运转,长久下去,便吃不消了。加上父亲脾气大,总有些不随心的事,有时候他甚至会因为羊不听话而发火。我们没办法,能做的只有工作之余帮他放放羊、打打草。

其实父亲这次养羊之前曾说过一辈子再也不养羊的话,但那是他当年伤心到极点的气话。我印象中那是我家头一次养羊,大约是八十年代初吧!当时因为我们年龄小,又都上着学,母亲为了补贴家用,去上临时工,养了三只羊却没人去放,父亲只好上班时带着它们。父亲上班的地方后面就是山坡,到了那里,便把它们放在山坡下,等父亲下了班过去,它们还在,吃饱了就卧在那里反刍。

也不知道从哪天起,这三只羊竟然在傍晚时分自己回了家。父亲在山坡下没有发现它们,着实吓了一跳,没想到它们居然能自己回家。从那以后,它们就早晨自己出去,晚上自己回来,一公一母一小,就像一家人一样。然而有一天,三只羊没有回来。父亲回了家,以为它们还在山坡那儿,又回去找,却没有。就这样,我们全家出动,在后山上找到半夜也没找到。父亲请了三天假,到处找,到处打听,但是它们就这样消失了。父亲回到家里,勾着头不说话,一支接一支抽烟,满屋子都是劣质烟草的味道,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父亲抽烟。我们都不敢说话,在那个贫困的年代,三只羊意味着什么我们都知道。

后来,父亲便说了从此不再养羊的话。而父亲抽烟一直抽了有五六年,直到大姐结婚那年才戒了烟。那时候,家里条件稍微好转,父亲似乎忘记了他说的话,断断续续又开始养羊。不过由于没有人手,他就养个一两只,每天打草喂。养了那么多羊,我们没有宰杀过一只,都是养大就卖了。

然而我们没料到父亲岁数大了却大折腾起来,这让我们有种莫名的担心。

父亲的脾气实在是不适合养羊的,说到底,羊是动物,怎么可能完全顺应人意。有一次,一只半大的母羊自作主张离开大部队,跑到另外一处山坡吃草,等父亲发现已经离得很远了。这下子父亲火气上窜,先是大声吆喝,那只羊却聋了一般不抬头。父亲呼哧带喘地跑过去,抡起棍子抽下去,小羊没躲开,一棍子正打在后腿上,小羊顿时瘫在地上,左后腿当时就断了。

等父亲费劲地抱着羊回来,我们忍不住抱怨他不该和羊一般见识。其实父亲打完羊就后悔了,可他听不得我们埋怨,一边给小羊包扎,一边怒气冲冲骂我们,让我们不要管。唉,没办法,我们可怜受虐的羊,心里更心疼在山上跑了一天的父亲。

可是我们总没有办法让父亲清闲一点儿,他好像生来就是干活的,坐上一天就心慌麻烦,甚至莫名发脾气,我们又只好由着他。然而毕竟六十多岁的人了,有时候午饭也不回来吃,两个冷馒头就凑合了。长久下去,再好的身体也吃不消。

1999年秋天,我突然接到哥哥打来的电话,说父亲把羊都卖了,我心里一松,问哥哥这次怎么想通了?哥哥踌躇着说,父亲最近身体不太好,他自己觉得没精力再放羊了。但是很快大姐又给我打电话,和哥哥说得却是两个版本,大姐说,父亲觉得这羊该卖了,孩子们都成了家,他还养羊干什么?我放下电话,眼泪却流了下来。我知道,父亲一直在等我结婚,他硬撑着放这些羊,想多挣点儿钱,好在我结婚时能多拿出一些。父亲卖羊前,我和媳妇刚确定来年春天结婚。

可是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父亲刚卖了羊没几天,便住了院。父亲住院时,我正好和未婚妻回她老家,父亲没让给我打电话,等我回来得知后赶到医院,看到父亲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往日的气势荡然无存。他苦笑着说,我的精气神都让那群羊带走了。

这之后,父亲身体每况愈下,先是糖尿病,接着膀胱癌、高血压,病越来越多。我对儿子说,你爷爷以前身体特别好,没见他得过感冒,儿子说,爷爷的病都攒起来了。

如今,父亲已走了五年。想起父亲,就想起他那火爆脾气。唉!那个赶着羊群满山跑,永不服输的倔强老头啊!再也听不到您的骂声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