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浅谈宋江是个大诗人,他在浔阳楼写的两首诗词是“反诗”吗?非也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古人擅诗词,此话不假,信手拈来者不计其数,名留青史,佳作传世者亦数不胜数。他们以诗言志,以词抒情,表达在世的酸甜苦辣咸之情感。诗词是一种高度集中概括反应生活状态的一种文学体裁,作者熟练掌握写诗词之艺术技巧,以凝练的语言、绵密的章法、充沛的情感以及丰富的意象来高度集中地表现社会生活和人类精神世界,产出佳作,流传千古。

《水浒传》中,文人亦不乏,写诗者大有人在,他们以诗词之形式,抒发自己心中的郁闷与不快,对自己遭遇不公或壮志难酬之境表达不满,梁山好汉,一百零八将之首宋江便是其中一员,有一身才气,却不被赵宋朝廷看重,只做了个小吏,后又身背命案发配江州,如此遭遇,宋江岂不感叹,岂不自嘲,悲天悯人也罢,耻笑命运不公也罢,宋江将这股之气写进了诗中,抒发情怀,以示昭告天下:

宋江人物影视形象剧照(图)

且说这宋江发配江州,心情好不郁闷。一日,来到浔阳江畔的浔阳楼喝酒。在等人的过程中,宋江突然睹物思情,触景伤情:想到自己乃饱学之士,朋友遍布江湖,而今已经三十好几,却名不成,功不就,反而背上了罪名,成了罪犯,发配江州,难见家父,难聚兄弟,这与当初的志向差得太远。宋江想着想着,内心五味杂陈,潸然泪下,借着酒劲,让酒家拿来笔砚写下了一首词《西江月》:

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

此词充分表达了宋江对自己才气的肯定,但又对生活所迫的无奈,空有抱负,空有才气,难有发挥,难有出人头地的不满。怒由心生,宋江将心中的怒火借词而迸发,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何其之壮哉。

宋江人物影视形象剧照(图)

写完《西江月》宋江自觉极好,手舞足蹈,欢喜大笑,然而,一首《西江月》之词岂能将心中的不满发泄而尽,于是又大笔一挥,写了一首诗《七绝》

心在山东身在吴, 飘蓬江海漫嗟吁。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这首诗是宋江内心最终的呐喊,是对命运不公的回击,他要改变命运,不服天,不服命,一定要寻找到实现志向的斗争道路,待到成功之日,便是取笑黄巢不丈夫之时。

其实,宋江所写的一词一诗的初衷是发泄内心的不满,表达自己志向难升的苦闷,而之所要写诗的初衷是:“何不就书于此?倘若他日身荣,再来经过,重睹一番,以记岁月,想今日之苦。”也就是说,写诗是为了记住此刻命运不济的时刻,等到以后功成名就之时,再来观看,不是非常有纪念价值吗?

宋江人物影视形象剧照(图)

宋江是这样想的,但事情发展却不是按他所期望路线走的。宋江离开浔阳楼后,来了个无为军黄文炳,他看见宋江所写的诗词,大惊不已。黄文炳是个“阿谀谄佞之徒,心地匾窄,只要嫉贤妒能,胜如己者害之,不如己者弄之,专在乡里害人”。

看见宋江的诗词,他觉得升官发财的机会来了,于是他诬陷宋江所写诗词乃反诗,将宋江告到了江州知府处,宋江再遭天降苦头,险些丧命。幸得梁山众英雄相救,劫了法场,宋江死里逃生,躲过一劫。宋江经此一事,终上梁山,拉开了梁山聚义的高潮篇章的序幕。宋江是个诗人,这点可以定论,宋江所写诗词不仅于此,书中尚有,本文就不一一列出了,有兴趣的不妨一读《水浒传》一览宋江更多诗词之作,更进一步了解宋江为人!(文:悔昔道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