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解读宋词—《枫林红透晚烟青》,我的心在天地之间,只愿奏响渔歌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一心想用自己的双手来解救不堪的人世,把那流离失所的人从地狱中拉出来,可我无论怎么的努力一切都是白费,因为善良的民族抵不过野蛮的入侵,他们只能像水中的鱼儿一样任人驱赶着进入设计好的圈套中,而我就像是一条逃离圈套的鱼,只能在围栏外面静静地看着,看着他们建立一个新的朝廷。

元朝建立起来了,但他们的战争却从未停止过,从大宋灭亡的那一刻开始我的心也一同随它着沉入了深深的地下,从此以后不问仕途前程,只在山山水水间悟道修身。我特别喜好竹子,因为它中空而被人们所赋予的气节让我最为欣赏,我也给自己起了一个“竹山”的称谓,希望自己像竹子一样永远抬着高昂的头。

二十年的时光我拒绝了所有希望我入仕的人,我也不屑与他们为伍,前半生接受着宋朝的俸禄,后半生来服侍元朝外族。我的前半生在宋朝为官,后半生就让我在一片长满竹林的地方,一直生活到老去吧,这是我最后的愿望了,不在去追求什么功名利禄,但愿老死竹林前。

《少年游·枫林红透晚烟青》

枫林红透晚烟青,客思满鸥汀。二十年来,无家种竹,犹借竹为名。

春风未了秋风到,老去万缘轻。只把平生,闲吟闲咏,谱作棹歌声。

今天吹来的风带点略微的苦涩,反正我也习惯了,生活中的苦比这风中的苦更加难以抵挡,我已经是风烛残年,也不怕多些滋扰。跟随着我一同长大的那片枫树林,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被季节染上鲜红色,天色渐渐暗淡下来,些许人家的屋顶上冒着阵阵青烟。每日面对那居住在水乡之上的鸥鸟,他们也是逃亡而来的邻居,看见它们也看见了漂泊天涯的自己。

这些年来没有固定的居所,有时在别人家过夜,有时在山林里安眠,自己的家也就一草屋,住不住都一样。可惜我那里没有生长竹子,只有把家乡那边的一块土地当作自己的称谓罢了。

春天的风还未走远,秋天的凉就已经到来,又是一年的岁月更替,又是一年的酸甜苦辣。老了老了总爱幻想,也爱去回忆曾经的事情。我相比那些已经死去的人来说已经活得够久了,没有什么让我牵挂和担忧的。

现在只想把我的余生寄托在这里,闲暇的时候就唱唱歌听听曲,写写诗词作作画。把这些诗词歌赋都写进渔人家的生活中,让他慢慢变成歌声永久地传递下去,希望后人还能听到我的歌声以及渔家人的故事。

当岁月不再有纷争,当年华不再有青藤,等待好像是唯一能做的事情,等待着渐渐老去、等待着渐渐失去、等待着渐渐离去,不打扰一人。和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和曾经的人不再联系。流水带走空中落下的残叶,而我却希望它能带走我的信念,流经哪里,哪里就有我的故事,哪里就有我的存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