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唐诗中最“艳”的一首,被李清照随手一改,竟成宋词中最美的相遇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喜欢,我就拿来用了”,这样的模仿能力,宋代词坛有的人不多,苏轼和李清照算得上是其中佼佼者。苏轼就不必说了,哪怕是照搬的集句,他也能搬出花儿来。而他的徒孙李清照,也不示弱,对欧阳修的“庭院深深深几许”喜欢得不行,就在《临江仙·梅》中直接用了。本期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李晴照的另一次化腐朽为神奇。

这次千古第一才女模仿的不是别人,而是晚唐号称一代诗宗的韩偓。在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晚唐,韩偓凭着不俗的笔力名噪一时。这样一位诗人,诗作却都很少被主流提及,主要原因就出在诗的内容上。韩偓的诗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一言难尽,他平生最爱写的就是艳词,这在当时被认为是上不了台面的。

本期要和大家分享的就是韩偓的一首代表作,名为《偶见》。这大概是唐诗中最“艳”的一首了,但被李清照随手一改,竟成了宋词中最美的相遇,流传了千年。先看原诗:

《偶见》 唐.韩偓秋千打困解罗裙,指点醍醐索一尊。见客入来和笑走,手搓梅子映中门。

诗名《偶见》,讲的就是一场意外的相逢,只是这次相逢还有些尴尬。一、二句写一位玩着秋千的少女玩累了有点儿困,索性解了罗裙外衣,叫随身的丫鬟端来小酒喝上了。诗人用“解”、“指点”的动作将这位大胆而又有趣的闺中少女写得跃然纸上,“索一尊”可见她的豪放。

三、四两句写相逢的之景,见到客人的少女害羞地走了,却并没走远,他躲顺门后手搓着梅子,偷偷地看着对方。女子的活泼、调皮,再加上那一丝怀春之意,全在“和笑走”和“手搓梅子”的动作间。全诗皆是叙事,以灵动、轻快的笔调,为我们带来了唐诗中最可爱的少女之一。

这么可爱的小诗,被满是少女心的李晴照看到了,模仿一首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只是千古才女笔下的文字,更妙!

《点绛唇》宋.李清照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这首词作于李清照26岁左右,有人更是把这首诗当成李清照与爱人赵明诚相识时的场景之一。同样的是白描的手法来叙事,李清照的笔力的描写明显更为细腻,宋中的少女形象与韩偓的相比,更添了一分天真和矜持。

词的上片同样是玩秋千,没有“解罗裙”的艳,代替的是“慵整纤纤手”的可爱;也没有了索酒的豪,只有薄汗轻衣透的美。上片以露浓花瘦的环境烘托少女的美,以静以动,韵味十足。

词的下片同样是少女溜走,李清照用了“袜刬金钗溜”来形容:她来不及穿上鞋子,只能穿着袜子跑,而头上的金钗也滑到地上。最后一句全词最妙的一句,也是流传千古的名句。害羞的少女没看清来客的样貌,想看却又不好意思直接看,于是便有了“把青梅嗅”的掩饰之举。少女的小心机和小可爱,都被这样小动作表现得淋漓尽致。

两首作品其实都是立意颇新之作,在文坛独树一帜,只是相对比来说,李清照的女子心思更为细腻。大家觉得呢?欢迎一起讨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