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全唐诗》中第一狂诗,自比上古名剑,狂傲之态令人叹为观止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狂放似乎是诗人共有的特性,唐朝的许多著名诗人,或多或少都表露过自己狂放不羁的一面。既有李白的“天子呼来不上船”,也有杜甫的“飞扬跋扈为谁雄”,还有黄巢的“我花开后百花杀”。但要论狂傲之气最重的古诗,恐怕是非张祜这首《书愤》莫属——《全唐诗》中第一狂诗,自比上古名剑,狂傲之态令人叹为观止。

狂傲之态

这首古诗虽然不过短短二十字,但是他在诗中所透露出来的姿态,当真是豪放到了极点。简直比被杜甫称为“楚狂客”的李白,还要狂上三分。似乎这片天地,就是他闲庭漫步的场所,纵横来去,随心所欲。三千繁华任君取,十万江山意逍遥。

而且在此诗中,除了无视一切狂态之外,还有一种藐视天下风云的傲气。他虽然把自己比作一把宝剑,但是这世间却没有一个值得他森然出鞘的人。因为在他看来,这个世间太过浑浊,根本配不上他那清冷锋芒。

书愤唐代:张祜三十未封侯,颠狂遍九州。平生镆铘剑,不报小人雠。

平生镆铘剑

而张祜的一生,也确实就如同的诗中写的这样。他就像是一把,始终都没有走出剑鞘的三尺青锋,平生的所有才学全然没有一个用武之地。纵然他的锋芒足以照亮这片天宇,但最后也只能被无情的岁月,慢慢覆盖上一层厚厚的灰尘,再也没有重见天日的时刻。

遥想古代的英雄人物,弱冠之龄就以纵横疆场,气吞万里,封侯拜将。那是何等的威风凛凛,雄姿英发。现如今他已三十而立,却仍旧寸功未建,还是一介布衣。剑指天下,马上封侯,对他来说依旧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马上封侯

无奈当时的局势太过昏暗,那些位高权重者,都只喜欢趋炎附势的奸佞之人。像他这样心高气傲,一身凛然正气的君子,却只能在权力的边缘苦苦徘徊。看不到一展宏图的希望,得不到大展身手的机会。

久而久之,也就让他养成了一种满心不平,愤指天下的心态。从此变得癫狂不羁,傲气凌人,彻底与那些权贵划清了界限,放弃了任何妥协的可能。开始学着诗仙李白那样“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纵览茫茫九州大地,又有何处不可去。

五岳寻仙不辞远

他愿意化身为上古时期的莫邪神剑,带着心中无比高尚的梦想,穿梭在世俗的滚滚红尘当中。不再向往朝堂之上的尊贵与荣耀,只想用自己的方式去守护人间的正义,靠自己的行为,去弘扬那自古流传的浩然正气。

宁可一生都不踏足官场,也要坚守心中的清净,哪怕举世皆浊,他也要出淤泥而不染。他要为天下向往正义的人竖起一个标杆,即使被人排挤,毕生才学没有用武之地,就算做一个终生都不能出鞘的宝剑,他也依然无怨无悔。

出淤泥而不染

想要守护,就必须要有付出,这是一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气势。

虽然张祜这首古诗,在言语中处处透着狂放的姿态,但是他却并不盲目,而是拥有正确的方向与坚持。也正因如此,还能称得上是,《全唐诗》中第一狂诗,自比上古名剑,狂傲之态令人叹为观止。

张祜

其实人只要有真正的追求和正确的心态,就算狂傲一些又有何妨!想当年汉高祖刘邦,也曾留下过“大风起兮云飞扬”这般狂放霸气的诗句。这是一个强大内心世界的体现,是一种自信的风采,一种敢于挑战一切的魄力。若没有这样豪迈的气势,又怎能在这片天地之间,昂首挺立,做一个大写人。

如果您喜欢本篇文章,还请多多关注。每天了解一点诗词文化,让您腹有诗书气自华。在此声明,本文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