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读点小诗∣听大诗人杜甫讲述建造成都草堂终得一窝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到了成都后,暂时借住在成都西边浣花溪畔的草堂寺,可是并非长久之计,我需要做长远打算。经过一番考察后,决定在浣花溪畔建造一座房子,依附一课两百年的柟(nán)数搭建一座茅屋,幸亏表弟王十五给我点银两建造房子,还写诗向其他好友姐树苗,这个房子前前后后费尽两年时间周折才终于完成,结束了颠沛流离的生活,一家人终于有了一个安定的小窝。

这就是中国诗坛上赫赫有名的成都草堂,又称“杜甫草堂”。这个地方真不错,背靠成都城郭,面朝大江,视野开阔,俯视郊野,周边树木成林,竹林葱葱,就连乌鸦和燕子都飞来做巢,与我为邻居。这座简陋的茅草屋,为我创作诗歌提供了安定的场所,这将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方圣地,无数优秀的诗篇将在这里诞生。

生活尽管依然是贫穷,但毕竟已不再漂泊,精神上的富足,也是一种苦涩的幸福。

我们一家人相容其乐,老妻眉开眼,儿女膝下跑,来往皆宾朋,知足亦长乐。然而,实话实说,生活方面仍是疾苦连连,经常吃了上顿,下顿没有着落,全靠友人接济家人才勉强生活,在《江村》中写道,“清江一曲抱村流,长夏江村事事幽。自去自来堂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作钓钩。但有故人供禄米,微躯此外更何求”,这首诗初读给人恬然安静的感觉,但细细品味却是一番心酸涌心头,我本来是“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然十年后,却依靠友人的施舍而维持一家人的生计,却又说“微躯何求”,不得不让人感到无比的辛酸。

即便在生活最为困顿时候,我依然保持着我最纯真的颜色。《狂夫》中写道,“万里桥西一草堂,百花潭水即沧浪。风含翠筱娟娟静,雨裛(yì)红蕖冉冉香。厚禄故人书断绝,恒饥稚子色凄凉。欲填沟壑唯疏放,自笑狂夫老更狂”。在高官故人断绝来往、幼儿常饥面容凄凉的境况下,我这位老顽童还能自比“狂父”且更“狂”,借“翠筱”、“红蕖”自比自己的“耿直”与“无染”本色,这不能不说我在全家都吃不饱肚子情况下,自己依然能保持性情耿直本色,这实际上也是一种自我安慰。

人在最艰难的境况下,依然保持一份内心的纯净,这不得不说是内心的强大。

在我五十岁生日那一天,独自喝了一壶小酒,酒劲上头,感触上心,写了一下一篇《百忧集行》,回忆起自己调皮的儿童时光,转眼间自己已五十岁了,身体已多病,强为笑脸,家徒四壁,一家人还在为吃饭发愁焦虑。

忆年十五心尚孩,健如黄犊走复来。

庭前八月梨枣熟,一日上树能千回。

即今倏忽已五十,坐卧只多少行立。

强将笑语供主人,悲见生涯百忧集。

入门依旧四壁空,老妻睹我颜色同。

痴儿未知父子礼,叫怒索饭啼门东。

在那年的八月,屋漏偏逢连夜雨,连老天也在捉弄我这个老头,那年秋天一场大风雨将草堂的屋顶掀飞了,大雨灌到屋子里,一片狼藉,我写下了《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Juan,四声,挂着)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ao,四声)。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杖自叹息。 俄顷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布衾(qin,一声,棉质的被子)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这首诗采用歌行体叙述方式,我这个衣衫褴褛的老头,站在怒号的秋风、冰冷的秋雨里,嚎啕干吼,秋风呀吹走茅草,秋雨淋湿布衾,连孩童也来欺负我这糟老头子,我唇焦口燥,倚杖叹息,高声大呼,“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从“一人”忽然上升到“天下”的高度,这是在为天下的穷人们在呐喊呀,我们就要一间可以居住的房子,如此的要求,竟然成为奢求,如果能达到,即便让我冻死自己也心甘情愿了。

761年,已是我知天命之年,疾病缠身,但怀有一腔报国热血,在《野望》中写道,“西山白雪三城戍,南浦清江万里桥。海内风尘诸弟隔,天涯涕泪一身遥。惟将迟暮供多病,未有涓埃答圣朝。跨马出郊时极目,不堪人事日萧条”,首联写景,颔联写兄弟失散,颈联就写道自己已是迟暮之年,沉珂多病,没有一点点回报当今的国家,涓埃指滴水与尘埃,通过“涓埃”这两个细小的字,反衬出自己的无奈与自责之情。

难得也有心情好的时候,第二年春天,一场春雨悠然而至,我写下这首传诵千年的名篇《春夜喜雨》,“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这是难得一篇格调轻快、令人愉悦的描写春雨的诗,尽管生活一直清贫,但总算有个落脚的地方,是我一生中最为闲适的一段时间。这首诗使用了拟人手法,把“春雨”当做“人”,写春雨好像知道春天什么来似的,春天一来,春雨随后而至,跟随着春风悄悄来到夜里,将人间万物滋润却悄无声息,表现出春雨的俏皮和可爱,重点突出了我对春雨的喜爱之情,也反映出我难得的好心情。

“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老去诗篇浑漫兴,春来花鸟莫深愁。新添水槛供垂钓,故着浮槎替入舟。焉得思如陶谢手,令渠述作与同游”(《江上/值水如海势/聊短述》),这首诗本意是看到滔滔江水如同大海之势的感慨之作,其实随着自身年龄增大、阅历增多以及对诗歌的领悟,我对诗句“字甄求工、雕词琢句”千锤百炼的追求越来越高,首联为传世佳句,耽即喜爱,我这个人性格有点古怪就喜欢琢磨更好的词句,如果达不到惊叹世人到死也不会罢休。其实,对诗歌严谨、精工的创作精神,千百年后,后人依然为之由心赞道,为之俯身虔敬,这难道不是一种对人生价值务实、勤勉追求的精神折射吗?

“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该诗为《戏为六绝句》(作于761年)的第二首,该组诗为我针对当时诗歌创作而作,王杨卢骆即初唐四杰: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哂即耻笑,最后两句为千古佳句,你们这些人(贬低王杨卢骆之流)必定在历史长河中身与名会被淹没,而他们则如江河奔流,千古留名。

761年,成都尹崔光远手下将领花敬定自侍有战功,便掠夺老百姓的钱财,妇女有带手镯的,就将人家的手砍下夺取手镯,宴会时也用国家的礼乐的标准来做,因此,我写下了《赠花卿》,“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对这位将军进行了讽刺,虽有战功,但不应居功自傲,草菅人命,这是不可取的。

因为管不了花敬定,崔光远忧郁至死,761年12月,严武成为成都尹,兼剑南两川节度使,严武来到成都后,常常带着酒来到草堂,一起饮酒,这是一段非常难忘的相聚时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