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苏小小:究竟是什么样的才女,引得无数诗人为其写诗?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自古以来以繁华著称的杭州城,遍布名胜古迹。仅西湖的一角,就分布着孤山西泠印社、秋瑾墓、武松墓、岳王庙、苏堤……这些古迹与名人,无一不是大名鼎鼎,蕴含着深厚的文化底蕴。然而,就在这风景优美的西子湖畔一角,还藏着一处令人感到意外的所在,那就是钱塘名妓苏小小之墓。

一位名妓,如何能与大人物们一同分享西湖的霁月风光呢?更何况过去的千年时光里,在崇尚儒家正统思想的环境下,仍时常有文人才子来到西泠桥旁吊唁佳人,遥想她旧年的绰约风姿与才情。这都得益于苏小小生前诚挚的爱才之心。

苏小小原本是南齐时钱塘一户殷实的商人之女,也曾是父母亲的掌上明珠、以诗书教导。然而好景不长,苏小小年少年时期父母亲便相继离世,她失去所有依傍,无常的命运让她沦为歌妓。貌美而气度风雅的苏小小一时间成为少年们追捧的对象。当年的西子湖畔,一定是一处无比浪漫的所在吧?

即便如此,她还是尽力保持洁身自好。直到遇上了她真心仰慕的那个人,才毫无保留地交付身心。名叫阮郁的风流才子赢得了苏小小的芳心,他们在西泠桥边度过了一段甜蜜的时光。苏小小曾作诗纪念这一段感情:

妾乘油壁车郎跨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

和南朝时期堆砌华丽辞藻、过分雕琢的宫体诗不同,苏小小这一首诗清丽脱俗,情感真挚,颇有南朝民歌的清新风格。

然而,名妓的身份毕竟很难得到认可,阮郁的父亲就极力反对他们这一段感情。苏小小无奈和心爱的人分开,东西永隔如参商,从此以后再没能见面。

失去爱情的苏小小没有怨恨,也没有责怪命运的不公,只是给过她温暖的那个人太过刻骨铭心,令她难以忘怀。一天,苏小小在西湖畔偶遇一位青年公子鲍仁,此人和阮郁长得极像,却穷困不堪,连求取功名的盘缠也没有。苏小小出力资助于他,并柔声激励公子,未来必能成一番事业。仿佛做出这些努力,就能稍稍弥补她心中的遗憾。

等到鲍仁功成名就,再返回钱塘西湖之畔准备报答佳人时,却得到苏小小香消玉殒的消息。鲍仁悲痛欲绝,只得遵循苏小小的遗愿,将她葬在西泠桥畔,立碑“钱塘苏小小之墓”,墓上覆一亭,名叫“慕才亭”。苏小小得以永远陪伴在她喜爱的西湖山水旁,一直到今日。

也许,每一位才子在失意时,都幻想着有一位像苏小小一般的姑娘:不嫌弃自己卑微、贫穷,反而激励自己、欣赏自己。如果说,现实是冷酷无情的,那么苏小小就是一个令人感到温暖的梦。

李贺曾怀念苏小小,有《苏小小墓》诗云:

幽兰露,如啼眼。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盖。风为裳,水为佩。油壁车,夕相待。冷翠烛,劳光彩。西陵下,风吹雨。

在李贺心目中,苏小小如同《山鬼》中的神女一般,是集了山水风物之灵气为一体的女子。“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一句读来令人心碎,佳人当年和心爱之人分开后的失意情景仿佛再现。

温庭筠有《苏小小歌》云:

买莲莫破券,买酒莫解金。酒里春容抱离恨,水中莲子怀芳心。吴宫女儿腰似束,家在钱唐小江曲。一自檀郎逐便风,门前春水年年绿。

在温庭筠的心目中,苏小小自是标准的江南美女,清丽温婉、婀娜多姿。门前春水一如既往地明媚,却因为佳人可悲可叹的命运而令人充满愁思。

佳人再难得。生在西泠(ling),“死在西泠,葬在西泠,不负一生爱好山水”这是苏小小一生的遗愿,苏小小这名命途坎坷的小女子,不仅仅是历史中一位让无数文人倾心的女子,更是一个山水符号,一个诗意的文化符号。

声明:本文为原创,转载务必私信。若私自转载将投诉到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