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欧阳修的这首词,相思味道太浓,后人认为元曲都是仿效它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宋词是中国文学史上的又一座巅峰,但在北宋初期,文人还是很看不起作词的。他们始终认为,诗文才是黄钟大吕,是能够承载千古之事的光明大道,而诗歌不过是雕虫小技,是登不了大雅之堂的。比如欧阳修就曾经在《归田录》中记载他在留守西京洛阳时的生活:

坐则读经史,卧则读小说,上厕欲阅小词。

也就是说,在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眼里,“诗庄词媚”的思想是根深蒂固的。读经书史书,必须正襟危坐,看小说可以躺着,看词作是在上厕所进行的消遣而已。欧阳修是当时的文坛领袖,他的这种看法,也正是当时文坛的风气。

然而,毕竟是一代文宗,即便没有专门的训练,即便是内心轻视,欧阳修还是留下了不少漂亮的词作。因为没有深入研究,欧阳修的词并不如他的散文成就高,但依然对五代词进行了一些革新,流露出不一样的真情实感。比如这首《生查子元夕》,在历史上获得的评价就非常高: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这首词的意思非常简单,相信读者都能读出含义,但小珏还是班门弄斧,将其翻译出来:去年正月十五的元宵佳节,花市的灯光如同白昼一样耀眼。在月儿爬上柳梢头,你我一同约好黄昏时共诉衷肠。今年正月十五的元宵佳节,月光与灯光如旧,但是却没有看到去年的佳人,我的泪水湿透了衣裳。

这是哪位女子,让见惯了大世面的欧阳修,也如此动情呢?根据考证,这首词创作于景祐三年,应该是为了悼念欧阳修的第二任妻子杨氏所作。杨氏到底有多美,有多贤惠,有多善良,我们不得而知,但通过欧阳修信手拈来的词句,那必定是一位绝世佳人。

这首词,可能是欧阳修在闲暇时间的偶作,却被后世之人盛赞。明朝著名的评论家徐士俊就在《古今词统》一书中对这首词爱不释手,并高度评价:元曲中那些称绝的桥段,无一不是仿效它而来。(元曲之称绝者,不过得此法)

这个观点虽然主观性很强,但几百年内并无人反驳,最主要的原因是《生查子元夕》确实是一篇上乘的佳作。它虽然语言上很直白,并没有以华丽的辞藻取胜,也没有运用丰富的想象力,但它的构思上却是非常精巧的。

欧阳修在脑海之中,巧妙地穿插了“去年元夜”与“今年元夜”两幅画面的对比,这仿佛是运用了电影之中“蒙太奇”的表现手法,将同一节日中不同情思表现出来,将不同时空的人物故事串联起来,表现了杨夫人的短暂生活片段,也表达了作者由大喜到大悲的感情经历。

其实,很多读者将会认为,唐朝人崔护在《题都城南庄》中不是已经使用了这种手法了吗?《题都城南庄》也是脍炙人口的名诗: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然而,相比于唐诗《题都城南庄》,《生查子元夕》在表现手法上更进一步。它在字句之中更为工整匀称,两幅画面有意重合,却又不露痕迹。景色环境刻意布置得完全一致,更加衬托出人去楼空的孤寂之感。在感情上,这首宋词的对比更为强烈,从两人的甜蜜到如今的惆怅,宛如一夕之间,就是天人永隔的遗憾。

而且,这首词更像是民谣一样,久久荡漾在人心。它写出了文坛宗师内心的挚爱,也许也能让匆匆离开人世的杨夫人,在九泉之下得到些许慰藉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