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隋炀帝:看他的诗文似是尧舜,行事却截然相反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文武全才的唐太宗李世民在看过《隋炀帝集》之后曾这样感慨道:“朕观《隋炀帝集》,文辞奥博,亦知是尧、舜而非桀、纣,然行事何其反也!”

“隋炀不幸为天子,安石可怜作相公。若使二人穷到老,一为名士一文雄。”这是南怀瑾先生在提及隋炀帝时,引述的一首诗用来慨叹杨广的才华与命运。这首诗说出了历史人物的无奈,如果隋炀帝杨广不做皇帝,他不光是一名诗人,文学家,还是一名造诣精深的佛学家,可惜和唐后主李煜、宋徽宗赵佶一样,都是让艺术家去做皇帝,治理国家时想象力太丰富,最终因为征辽东和修大运河两件时导致民怨沸腾,群雄并起,致使隋朝亡国。

隋炀帝在历史上的评价并不好,民间野史中更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昏君。古代《谥法》说,“好内远礼曰炀,去礼远众曰炀,逆天虐民曰炀,好大殆政曰炀,薄情寡义曰炀,离德荒国曰炀。”这样一个极不好的谥字,中国历史上总共就出现过三次,隋炀帝三居其一,另两位分别是金朝完颜亮,谥为海陵炀王,一位是陈后主陈叔宝,谥为陈炀帝。

虽然如此,但在文学史上,对他正面的却评价非常之多。王士禛曾说他,“隋混一南北,炀帝之才,实群高下。”陆时雍也曾说,“陈人意气恹恹,将归于尽。隋炀起敝,风骨凝然。”王夫之曾说,“神采天成,此雷塘骨少年犹有英气。”等等。这样的赞美之辞并不算过誉,我们从隋炀帝写的这首《北乡古松树诗》中,便可以窥见一二。

古松惟一树,森竦讵成林。 独留麈尾影,犹横偃盖阴。 云来聚云色,风度杂风音。 孤生小庭里,尚表岁寒心。

这首诗讲述了松树的四个品质,完美地定义了君子的四个维度:独木不林——独立;麈尾偃盖——豪气;风云不乱——自如;孤生小庭——坚韧。这就不免令人费解了,为何隋炀帝自己在诗文中的形象,竟然很难和那个好大喜功、横征暴敛、淫侈无度的昏君相对应起来呢?甚至让唐太宗李世民都感慨“行事何其反也”

对于唐太宗的这个疑问,魏征对太宗解释为是炀帝“恃其俊才,骄矜自用”所致。但实际却不然,炀帝年轻时,对文学也是很下过一番功夫的:

王好文雅,招引才学之士诸葛颖、虞世南、王胄、朱瑒等百余士以充学士。而辩为之冠,王以师友处之,每有文什,必令其润色,然后示人。……初,王属文,为庾信体,及见辩后,文体遂变。——《隋书·柳辩传》

在国家治理上,隋炀帝统一了江山、开凿了大运河、西巡开疆、建制科举……这些伟业,都是功泽后世、可以大书特书的。隋朝的灭亡,并非是隋炀帝不理国事,正相反,是他做事太过,好大喜功所致。所以,他的诗文里出现一些正面、积极的因素,也是他的内心写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