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诗歌加油 为诗人喝彩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第五届中国当代诗歌奖颁奖盛典成功举行

近日,由《中国当代诗歌导读》编辑委员会、国际诗歌翻译研究中心、混语版《世界诗人》杂志社联合主办,重庆市达音文化有限公司、重庆余德水文化艺术传播中心承办的第五届中国当代诗歌奖(2017-2018)颁奖盛典成功举办。同时,举办了《双年诗经——中国当代诗歌导读(2017—2018)》品鉴会,并组织参观重庆八路军办事处、渣滓洞、白公馆。

据介绍,第五届中国当代诗歌奖(2017—2018)的评选工作历时十五个月,自2017年7月7日在各大网络发布后,旋即再一次在汉语诗界引起强烈反响,尤其是网络上的诗人和诗歌爱好者,对此次评选活动给予积极的响应,不仅自荐参评,更多的推荐他人参评。在广大网络读者、诗人、批评家、翻译家、学者和十一位评委的大力支持与精诚合作下,第五届中国当代诗歌奖(2017-2018)评选秉持“公开、公正、透明”与“网络性、公众性、学术性”相结合的原则,采取网络投票和评委投票相结合的方式,最终评选出20位获奖者。

潇潇、大枪、第广龙、罗振亚、张立群、卢辉、马永波、李以亮、程一身、刘川、度母洛妃、雪鹰、晏略殊、姚瑶、丫丫、王明凯、周瑟瑟、段光安、瓦刀、余德水等来自全国各地的20位优秀诗人、批评家、翻译家分别获得第五届中国当代诗歌奖创作奖、批评将、翻译奖、贡献奖、新锐奖、诗集奖、诗集特别奖、特别贡献奖等八大类奖项。

本次颁奖盛典延续了前几届的盛况,可谓大咖云集。重庆市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辛华,重庆市摄影家协会主席、诗人、作家杨矿,西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重庆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诗评家蒋登科,第一届中国当代诗歌奖获得者、诗人、散文家华万里,李白诗歌协会主席、诗人雨田,香港中国诗歌学院院长、诗人、书画家赖廷阶,第三届中国当代诗歌奖获得者、诗人紫影,四川人民出版社文艺中心编辑张丹等特邀嘉宾,《山东诗人》主编、诗人、批评家马启代,湖南科技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批评家、诗人吴投文,天津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博士、翻译家、诗人张智中,混语版《世界诗人》季刊执行总编、博士、诗人、批评家张智,兰州交通大学教授、博士、批评家、诗人高亚斌,《中国当代诗歌导读》主编、博士、诗人、批评家唐诗等评委出席了颁奖盛典。

第五届中国当代诗歌奖评委会主任唐诗坦言,历届评选出的诗人、诗评家、翻译家都是当今中国诗坛乃至国际诗坛重要的诗人、诗评家、翻译家,具有广泛的读者基础和专业的学术水准,他们用自己优异的创作、评论和翻译丰富和提升了这个时代的精神境界。评出来的贡献者也都具有广泛的公认度,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考量,都为当今诗坛做出了巨大贡献。此次评选出来的20位获奖者,同样也不例外。

例如,此次获创作奖的潇潇在经过随意变形和嫁接的语词中,淘漉出生活的细碎闪光。她有着对庸常人生与世俗情爱的认同与包容,在往事与现实相互纠葛的叙事中,呈现女性微妙的情感与隐忍的创痛。她要在诗歌的容器上留下一个小女人温暖的手泽,说出家与爱的味道。

获批评奖的罗振亚有着能够入乎其内出乎其外、不为风气所动的学术品质。对于整个宏大诗歌现场的俯视与观照,和对于丰富细节的发现与辨认,在他的诗歌批评里相得益彰。他的批评是开放的,向着各种可能性敞开,在他对诗歌去向的思考中,流露出欣喜之外的深刻隐忧。

获翻译将的马永波致力于诗歌的创作与翻译,他的翻译完成了诗歌在不同文化语境、不同语言之间的转换。他在自己的诗歌中进行自我言说,作为译者,他又借助他者进行言说,从而丰富了他诗歌的质地和声音。在语言之河的两岸之间,他要做一个恪尽职守的摆渡人。

获新锐奖的晏略殊诗里聚集着太多反叛的意象,他快意于对语言秩序的破坏,显示出诗人年轻的生命活力。自然,跳跃的灵感难免旁逸,诗人青春期的躁动有望在岁月的发酵和思想的催熟下,趋于平静与饱满。

获诗集奖的王明凯以诗的形式追问人之存在的根脉和流向,他的文字里闪烁着古老的文化元素,滚动着史诗的波澜。他要翻开岁月的卷帙,拨寻时代的断砖,言说一个民族的爱恨情仇与悲喜命运。他的诗篇充斥着地方志的风味与知识考古学的气息。

据了解,“中国当代诗歌奖”大型评选活动自2010年9月开展以来,连续五届得到了数百万网络读者和广大诗人、批评家、翻译家、学者的积极参与、支持和关注。广大网络读者和诗歌界人士普遍认为,“中国当代诗歌奖”是“诗歌史上参与用户最多、转载量最多、影响力最广泛的文化事件之一。

每次中国当代诗歌奖颁奖盛典举办时,来自海内外的与会诗人、作家、书法家、画家和摄影家,采取不同的艺术形式(诗歌、文章、书法、绘画、摄影、歌词等)宣传举办地社会、经济和文化等成就,提高了举办地的美誉度和知名度,促进了举办地社会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受到举办地党政领导和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

毫无疑问,五届中国当代诗歌奖推出了一大批杰出的诗人、诗评家、翻译家和贡献者,所有获奖者理应受到时代的尊敬,诗歌因他们而不朽,他们因诗歌而伟大。我们有理由继续续为诗歌加油,为诗人喝彩。(作者:何君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