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每天学点诗经:悠悠昊天,曰父母且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巧言

悠悠昊天,曰父母且。 无罪无辜,乱如此怃。 昊天已威,予慎无罪。昊天大怃,予慎无辜。

乱之初生,僭始既涵。 乱之又生,君子信谗。 君子如怒,乱庶遄沮。 君子如祉,乱庶遄已。

君子屡盟,乱是用长。 君子信盗,乱是用暴。 盗言孔甘,乱是用谈。 匪其止共,维王之邛。

奕奕寝庙,君子作之。 秩秩大猷, 圣人莫之。 他人有心,予忖度之。 跃跃冕兔,遇犬获之。

荏染柔木,君子树之。 往来行言, 心焉数之。 蛇蛇硕言,出自口矣。 巧言如簧,颜之厚矣。

彼何人斯? 居河之麋。 无拳无勇,职为乱阶。 既微且壎,尔勇伊何?为犹将多,尔居徒几何?

【译文】

悠悠看苍天,犹如我父母。 平生无罪过,却使我受苦。 苍天发淫威,我罪在何处?苍天多寥廓,我过在何处?祸乱始发生,谗言广流行。祸乱又发生,君子信谗深。 君子如震怒,灾祸迅疾止。君子如有福,祸乱迅疾已。君子屡结盟,祸乱更加频。 君子信国盗,祸乱更加深。 国盗言如蜜,祸乱多如毛。国盗不恭敬,君王病入膏。 宗庙高又大,君子曾建造。 国家有大政,圣人来引导。 他人有恶意,我自能料到。野兔纵狡猾,遇犬跑不掉。 幼苗多柔弱,君子当来扦。 流言飞满天,用心来分辨。 浮浅说大话, 无知口若悬。巧言如簧颤,脸皮无真颜。到底是何人? 住在小河边。 无力也无男,祸乱为根源。 脚烂且浮肿,怎能勇向前?平常多诡计,党羽几百千?

麋(音梅):通 湄 ,水边。微:足溃场。旭(音肿):肿胀。髡(音缠)兔:狡兔。荏染:通 荏苒”,柔弱貌。蛇蛇(音移移):轻薄貌。馔 (音谈):增多。共:恭敬。僭(音谮):谗言。遄(音传):迅疾貌。沮:终止。怃(音乎):大。

【品文】

《巧言》 是讽刺和谴责巧言误国的诗篇。 《毛诗序》说:“《巧言》,幽王也。 ”国家出现动荡,人民出现不安,其根源在于奸佞小人不学无术,大售其奸,动摇了国家根本,造成了混乱。 东周初期, “尚游说” 的妖风逐渐取代了“尚仁义”的美德,诸侯国之间争霸夺权,战争频仍,人民苦不堪言,诗人于此进行了猛烈的抨击。 “君子信盗”,诗人将矛头对准了统治者,自有一种大无畏的气概。

作者:天 步 子

校稿:游金地 何良庆

本文属于公益用途,意在发扬我国的优秀传统文化。如果您喜欢我们的文章,欢迎关注账号并在下方评论您的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