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每天学点诗经:正月繁霜,我心忧伤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正月

正月繁霜,我心忧伤。 民之讹言,亦孔之将。念我独兮,忧心京京。哀我小心,瘾忧以痒。

父母生我,胡俾我疴?不自我先,不自我后。好言自口,莠言自口。忧心愈愈,是以有侮。

忧心惇惇,念我无禄。民之无辜,并其臣仆。哀我人斯,于何从禄?瞻乌爰止,于谁之屋?

瞻彼中林, 侯薪侯蒸。民今方殆,视天梦梦。既克有定,靡人弗胜。有皇上帝,伊谁云憎?

谓山盖卑,为冈为陵。民之讹言,宁莫之惩。召彼故老,讯之占梦。具曰予圣,谁知乌之雌雄!

谓天盖高,不敢不局。谓地盖厚,不敢不踏。维号斯言,有伦有脊。哀今之人,胡为虺蜴?

瞻彼阪田,有菀其特。天之抓我,如不我克。彼求我则,如不我的。执我仇仇,亦不我力。

心之忧矣,如或结之。今兹之正,胡然厉矣?燎之方扬,宁或灭之?赫赫宗周,褒姒威之!

终其永怀,又窘阴雨。其车既载,乃弃尔辅。载输尔载,将伯助予!

无弃尔辅,员于尔辐。屡顾尔仆,不输尔载。终逾绝险,曾是不意!

鱼在于沼,亦匪克乐。潜虽伏矣,亦孔之炤。忧心惨惨,念国之为虐!

彼有旨酒, 又有嘉肴。洽比其邻,昏姻孔云。念我独兮,忧心慇愍。

仳仳彼有屋,蔌蔌方有穀。民今之无禄,天夭是豚。哿矣富人,哀此惇独!

【译文】

六月霜露重,我心正忧伤。民间谣言起,到处在传扬。念我身孤独,忧愁又凄惶。小心多谨慎,只今病怏怏。 父母生下我,为何使我忧?生时我不忧,死后我不愁。 好话任人说,坏话任人诌。 心中愁千结,男儿自包羞。心中多烦忧,我自无所求。 百姓本无辜,奴仆当到头。 哀怨生来贱,何将俸禄求? 看见乌鸦息,谁家屋檐留? 眺望林中树,都是烧火柴。 人民临险境,苍天眼不开。 命运天主宰,人力自难回。 皇皇问天帝,究竟恨谁来? 谁说山坡小,能为大山陵。 民间谣言盛,无人去严惩。 召集众元老,解梦问此生。 都说我为圣,别人辨不清!人说天极高,不敢不弯腰。 人说地极厚,不敢不猫腰。 百姓长呼号,此话实在高。可叹今世人,怎会比蛇刁?遥望山坡田,禾苗多茁壮。 苍天作弄我,我自非熊样。 当初恳聘我,怕我不上当。如今怠慢我, 我力用不上。心中重重怨,如有千千结。 如今当权者,谁知多恶劣? 火势始旺盛, 谁能将之熄? 西周多显赫,褒姒一笑灭!心中怀忧伤,又逢阴雨长。 车子已装载,栏板却抽光。 货物撒满地,请伯来帮忙!不要抽栏板, 车辐须固定。 但念驾车人,莫将物丢尽。 终能度险境,君何不相信!O员:通“圆”,使之圆,意为使车辐得到固定。鱼儿池中游,如今欢乐休。 深水虽潜伏,却能见清幽。 心底忧思重,国家暴戾稠!权臣有美酒,又将佳肴设。 拉拢周围人,结亲同为恶。 念我多孤独,忧心愧俸禄。小人有高屋,奸佞衣食足。 人民乏粮食,饥寒同交迫。 富人自快乐,庶民却穷厄!

仳仳(音此此):卑微貌,喻在位的小人。蔌蔌(音肃肃):陋貌。穀:俸禄。哿(音可):快乐。正月: 为周历六月。京京:忧虑不止貌。瘟(音鼠):忧闷。昏姻: 亲友。愍愍(音殷殷):同“殷殷” ,忧伤貌。炤:犹言鱼儿在水中能见。威: 同“灭”。褒姒: 周时褒国(在今陕西勉县东南)女子,姒姓,周幽王伐褒,褒侯进褒姒,为幽王所宠幸。褒姒性不好笑,幽王悦之万方不得,乃举烽火以召诸侯。 诸侯急至,而无外敌入侵。褒姒大笑。幽王遂数举烽火, 以博褒姒一笑。后来申侯与犬戎攻周,幽王又举烽火,诸侯以为戏,不至,周幽王被杀。菀(音晚):茂盛貌。抓(音务):摧残。仇仇(音求求):傲慢貌。局: 狭隘,拘泥。此处意为屈服。踏(音急):小步走。伦:道理,次序。脊:条理。虺蜴:泛指毒蛇。讯:闻讯,意为请人解释卦辞。侯: 副词,意为乃,于是。梦梦(音盟盟):昏乱貌。 此处指上天昏睡如在梦中,睁不开眼。惇惇(音穷穷):忧思不安貌。疴(音玉):病。莠言:恶人之言,坏话。莠,即狗尾巴草,喻作恶人。愈愈:极言其甚。

【品文】

《正月》是抒发士大夫官场失意情思的诗篇。 在昏君的把持下,奸佞排挤忠良;忠良失意,国家也因之失去栋梁,最终也会使得宗庙倒塌。 周幽王荒淫无道,烽火戏诸侯,最终导致西周灭亡。 君王身死不足惜,而天下人民也随之遭殃,这岂不令那些忠良之士悲从中来?

作者:天 步 子

校稿:游金地 何良庆

如果您喜欢我们的文章,欢迎关注账号并在下方评论您的观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