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唐太宗李世民是个大文豪,唐诗技巧冠绝千古,但总被后人漠视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提起唐太宗李世民,他的文韬武略在古代历史上应能排在前三位,而谈到他的诗文却往往被人漠视。事实上,李世民也是一个大文豪,他的唐诗具有很高的艺术成就,即使说他的写作技法几乎可以冠绝千古也不为过。

李世民很忙,18岁就随父起兵反隋,30岁继承帝位后治理国家,建成了一个鼎盛的大唐王朝,这算是他的武功。而谈到文治,人们津津乐道的是他的知人善任和从善如流,很多社会上的人才纷纷投奔大唐为国效力。

即使再忙,李世民也不忘习文练武,一生存诗近百首,文学造诣不仅超过历代君王,而且在不少著名诗人面前也不逊色。他在诗歌创作方面有很高的技巧,既有附庸风雅的才情,也有劝诫说理的探索,诗歌独具特色。

常人的印象中,帝王享受着顶级的奢华,忍受着难言的孤寂,承受着血雨腥风的权力争斗,由于圈子狭窄,看不到百姓的疾苦,诗作往往内容空虚贫乏。而李世民不同,他早年与群众联系紧密,民之疾苦,深有体会。

今天,我们欣赏唐太宗李世民的一首五言律诗《赋得花庭雾》,从中体验他的写作技法和才情诗意。

兰气已熏宫,新蕊半妆丛。色含轻重雾,香引去来风。拂树浓舒碧,萦花薄蔽红。还当杂行雨,仿佛隐遥空。

这是一首即景之作,李世民在皇宫花园散步,兰花的香气扑鼻而来,触景生情,一首五言律诗一挥而就。

这首诗给人印象最深的是额联两句,如果从字面理解,微风轻轻,薄雾浮动,兰花的姿色若隐若现,其实这已经是绝美的风景了。然而作者在此采取拟人的手法,用“含”和“引”两个动词赋予兰花以生命,其中之妙,妙不可言。

尾联的“行雨”一词引用典故,三峡巫山的神女峰有个说法,“旦为朝云,暮为行雨”。这里的“行雨”形容神女的美貌。诗人触景生情,并发挥想象,那些在雾中忽隐忽现的兰花就像神女一样貌美,香风扑面,神女若现,神韵天成。

当我们阅读这首诗的时候,如果隐去作者,我们会想起杜牧、白居易、李商隐,他们都是写景高手,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是出自帝王之手,诗中有画、意境隽永,而且音律绝美,技法高超,题目写雾,实写兰香,读罢此诗,天下第一香跃然纸上。

李世民不仅写景手法绝妙,哲理诗也是一绝。他毕竟身处高位,主持朝纲主要以德服人,但是面对朝臣的论辩,也需要评判是非。那个有名的直臣魏征经常犯颜不讳,唐太宗免不了有时也要争辩几句,李世民也是说理之人。

我们下面欣赏一首李世民的说理诗《赠萧瑀》,看一看李世民作为一名君王,是如何夸赞他的属下的。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勇夫安知义,智者必怀仁。

这首五言绝句诗意不深,但寓意深刻,他不仅阐述了智勇仁义的辩证关系,而且起始两句被后世广为引用,是考察人品和节操的有效手段。

李世民的作品颇有艺术价值,但后世却总是忽视他的成就。《全唐诗》收录他的作品,并列为开篇之作,但这部诗集是清康熙年间奉召编校,自然会把帝王的诗作放在突出的位置,这也有逢迎当时朝廷的意思。

而之后的《唐诗三百首》、《唐诗选》等诗集很难见到李世民的作品。或许大家认为,作为一名君王,不该醉心于写诗,李后主就是一个教训。乾隆皇帝也写诗,作品不下四万首,多产的诗文几乎都是垃圾,李世民的名声或许受到他们的影响。

然而,谈论文学造诣不能带有偏见。那些专业的写手往往瞧不起民间诗人,而一句“高手在民间”就直接打脸了。业余作家不仅仅出自乡野村夫、深山隐士,在皇家高墙内,也隐藏着难以计数的文人高人,他们的成就不可漠视。

就像唐太宗李世民,经历了血雨腥风的战争考验,对民间疾苦有深刻的体会,他在执政期间采纳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谏言,他的心中有百姓,唐诗技法高超,不愧为一代大文豪,他在文化史上应该有一席之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