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尤氏家族与顾氏家族的诗文唱和、书画交流,所带来书画繁荣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顾倓基(1865—1930)字桓讬,江苏南通人。南通清末民初著名画家,也是尤金镛的妻兄。光绪九年入学,光绪二十年考入南菁书院,和尤金镛在南菁书院是先后同学。曾以职贡生任安徽泾县典史,亦尝在京城教育部任部曹。清朝灭亡后则优游乡里,以诗画消闲。

宣统三年,尤金镛翻译的日本化学教科书。张謇题签

顾倓基是尤无曲的二舅,也是他绘画的启蒙老师。尤无曲很小的时候去舅舅家,就喜欢站或跪在椅子上看舅舅画画。

顾倓基的山水画,南通博物苑、尤家及南通地方书画爱好者那里均有收藏。从这些藏品可以看出顾倓基对中国山水画传统的传承和沿袭,其画风明显受清初画家『四王』的影响,但在『四王』的法度之下自有他独有的文人逸气。

南通名士徐贯徇四十岁生日,大江南北自吴昌硕老始,有许多书画家赠书画为之贺寿,顾倓基的作品也位列其中。

尤无曲 梦回黄山 140cm×72.5cm

在中国历史上望族大户均保持非常紧密的联姻关系,各大家族互取所长,融会贯通的同时也会带来本地诗文、学术、出版、书画、收藏等文化艺术的整体繁荣。

小城南通也不例外。南通尤家与这一百年中华文化史上诸多声名赫赫的人物有交往,也有笔墨的往来,这种文化交游令人称羡。但可惜的是许多交流的墨迹已不知流失何方,这里就尤家和顾家之间留下墨迹的交流作为研讨。

在百年文化史的背景下看尤、顾两家族的交谊,恐怕只能算是双方家族文化交游圈中的冰山一角。

尤无曲 山间留云图 68cm×84.5cm

尤、顾两个家族的交流对书画艺术创作的推动与促进,表现虽不十分直接,却显得不可或缺,而且在客观上提高了尤、顾两家族成员的综合艺术素养。尤无曲五岁得母舅顾倓基启蒙画山水,十几年后顾倓基的次孙顾永惍由尤无曲带着去上海考取中国文艺学院。

以尤金镛、尤金鍼与顾贶予的交往为例。顾贶予是尤金镛的妻弟,也是尤金鍼的妻堂兄。他是南通教育界的泰斗,曾先后担任崇敬中学、南通中学校长,和长年担任女子师范、南通中学教师的尤金镛及担任南通师范老师、崇敬中学副校长的尤金鍼,都是南通教育界的老前辈,又有亲戚关系,平时的交流很多。

松月砚拓片(尤无曲画,尤其伟刻,陈半丁、王个、秦曼青题)

借助保存下来的两幅尤金镛写给顾贶予的诗稿,及顾贶予写的贺尤金鍼七十岁生日的长诗《白眉吟》,可以对他们相互往来唱和的诗书生活窥见一斑。

尤金镛给顾贶予的两页诗稿都是写在九华堂的花笺上。一页写于一九四九年。

《贶予内弟抵里喜赋》诗曰:『惊传海外东坡死(讹言在某地渡河中弹,或言坠水致疾,乌有之谈,成疑问者两载),喜报苏卿塞上回,十二年中离别恨(以南通沦陷年避地北乡),一齐换得笑颜来。已丑二月十九日,半朽翁撰于西园席次。』

另一页写于一九五○年的中秋节。一页花笺上写了两首诗:『《中秋夜宴集赋诗敬和原韵》嘉节招嘉客,开筵快若何,名醪纷劝侑,杰句共摩娑。旧感思金粟(新葺客坐外旧植桂树二株,大已逾拱,金粟璀璨即在此时),新炊饫玉米,良宵逢雅集,百岁几能多。《翻叠前韵再成一律》举酒饮今夕,佳肴旨且多。及时终有月,(阴雨终日,近夕雨止,入席后月出,天公亦助人雅兴),不雨岂无禾。觥合称双庆,觞须尽两娑。齐髡判一醉,安问夜如何。贶予兄政句,弟尤萸生敬撰,时庚寅中秋。』

尤金镛写给顾贶予的诗稿

这两件花笺上的诗稿,前一首是尤金镛得知因为战乱离开南通十二年的内弟顾贶予回到南通,(之前曾以为他已经去世两年),写的贺诗;第二枚花笺上是来年中秋节后亲朋好友雅集写的诗稿。

两件诗稿均是蝇头小字,字体古雅,第一页字里行间既有不胜唏嘘的感叹,又有劫后重逢的欢欣情绪跃然笔端。像这样真实生活中融入与情感的书写,从书法的角度看其艺术性与『诗逋画债』是不可比拟的。

第二篇整篇手札字里行间已然没有了第一篇的跌宕起伏,整篇书法比较平和稳定,但写得轻松随意,笔端处处流淌轻松和欢快。用笔从容潇散,字体大小变化活泼,笔画之间写得严谨雅致。

虽然我们没有能看到那一天其他人写的诗文,但是可以想象这样诗文往来的唱和切磋,在漫长的岁月里,在他们的生活是一种常态,自然这些融入生活的往来和交往对家族子弟文化素养的提高,会在有意无意之间起到推动的作用。

而这种尤家和顾家因家族间的交流与互补所带来的书画繁荣,在尤其伟、尤无曲这一代和顾倓基的次孙顾永惍的相交过程中得到了清晰的呈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