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一首唯美元曲,结尾6个字道尽悠闲宁静之美,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纵观古今,似乎众多文人都有隐居情结,尤其是那些仕途不顺,又不愿低头去做些蝇营狗苟之事的文人,毕竟文人骨子里都是清高的。这也是为何田园诗派鼻祖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会被众多文人推崇,因为“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他满足了众多文人对于清高的幻想,原来远离世俗的纷纷扰扰,也可以活得这般怡然自得。

就像“宋词一哥”苏轼,一生颠沛流离,但心中念念不忘的便是归隐,所以才有了在黄州躬耕于东坡的举动,对于羡慕陶渊明的他来说或许这样也便能体会到陶渊明归隐的喜悦。就连他那首脍炙人口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其实也是在买田归隐的路途中遇到一场大雨而作,那时的苏轼其实便已起了归隐之心,只是世事难料,一生欲求归隐的他却始终未能离开官场,想来也是无奈。

而本期笔者要介绍的是一首唯美元曲,堪称“神转折”,上片写尽世事变幻,下片满是宁静悠闲,结尾6个字,更是道尽隐居生活的美好,令人向往不已。下面就来和笔者一起走进这首元曲。

《人月圆·山中书事》元.张可久兴亡千古繁华梦,诗眼倦天涯。孔林乔木,吴宫蔓草,楚庙寒鸦。数间茅舍,藏书万卷,投老村家。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这首元曲是元代散曲家张可久所作,张可久是元代一众散曲家中现存世作品最多的,而且他在当时也是名气斐然,和张养浩合称“二张”。张可久的作品一向以清新淡雅著称,在元代是独树一帜。

这首散曲上片咏史,写的正是世事变幻,如一场繁华的美梦,当时可谓壮怀激烈,但时过境迁之后便只有了无痕迹,诗人游历四方用敏锐的洞察力看尽沧桑,如今已然疲倦。孔家陵墓如今已然是长满乔木,旧日吴国的宫殿如今也是蔓草丛生,楚庙里也传来阵阵寒鸦之声,可谓凄凉。

词人上片通过一些情景的今昔对比,表达出对于世事变幻的感叹,同时从这些不同地方的景物中也不难看出词人一生颠沛流离,正是应了词中的“天涯”,而历经这些的词人自然已是看破繁华如梦,所以自然而然便引出了下片归隐生活的悠闲宁静。

回到老村生活的词人,过着简单的生活,虽然屋舍不多只有寥寥数间,但是却藏有万卷书,而这对于词人来说便已足够,而且也正好呼应了标题中的“山中书事。而结尾三句则是描写山中最怡然自得令人向往的事情,采来松花酿酒,用春水煎茶,读这结尾寥寥12字,似乎鼻间已然能够嗅到淡淡的松花酒和煮沸的茶水的芳香。

张可久这首词,上片豪放大气不输苏词,勘破世事变幻,下片恬淡雅致颇有陶公之风,可谓是“神转折”,让隐居的美好在上下片的对比中显露无遗,令人向往不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