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北宋出将入相的人物,一首宋词注入无限悲凉,开启豪放词发展之路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范仲淹,史称范文正公,在整个北宋时代都是非常牛的人物。年少时家境贫寒,后来一步步做到的宰相的位置,甚至出将入相,还曾经亲自领兵,真可谓一生波澜起伏。

更厉害的是,这个牛人还写过很多精彩的宋词,还有更加精彩的《岳阳楼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就是他的经典名句,也是他的人生追求。虽然后世评价这篇古文受到了太多儒家思想的影响,但是翻看他的宋词作品,更为显露出真性情。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这首宋词就是范仲淹的《渔家傲·秋思》,是他非常出名的一首边塞主题的诗词。继承了盛唐以来的边塞诗歌的传统,他在这首宋词当中写到了边塞风光,也写到了边塞戍边将士们对故乡最真切的思念。

征夫思妇主题的诗歌从《诗经》当中就已经有了,到了北宋范仲淹的时代已经发展逐渐成熟。虽然此时还没有豪放词的产生,但是范仲淹在这一首宋词中注入了悲凉的情感,真的可以说赋予婉约宋词以悲壮灵魂。

“塞下秋来风景异”,宋词在写景当中拉开帷幕。“衡阳雁去无留意”,是当前词人看到的景色,但是也为后文的抒情埋下了伏笔。大雁飞走了,这里的人也都会想到故乡。“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这是最空旷的边塞,也是将士们的戍边之地,西北苦寒和江南水乡的温柔形成鲜明对比。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下片的抒情直抒胸臆,因为思念故乡,所以借酒浇愁。但是展望未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真正回到故乡,毕竟边疆战事还没有结束。

“羌管悠悠霜满地”很像唐代诗人李益笔下的“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伴随着羌笛悠悠伴随着,满地冰霜。“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最后10个字采用互文的手法,将军和征夫都已经满头白发,想起远方的故乡都禁不住潸然泪下。

这是北宋范仲淹最经典的宋词作品,虽然产生于宋代前期,但是已经给相对柔弱的宋词注入了悲壮的灵魂。后来的苏轼等人在此基础之上,也才迎来了豪放词产生和发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