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诗文赏析,下笔如有神,这首唐诗被称作七律之冠!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谈到中国文学,诗词绝对是首屈一指的。因为,中国号称“诗的国度”,打从《诗经》以降,中国的韵文发展未曾止绝,到了唐代,更是兴盛至极,才高八斗的诗人辈出。小编在此,要介绍一首七言律诗《登高》,它被誉为“古今七言律诗之冠”。

既然这首诗这么了不起,想必作者定当名头响亮。没错!他就是胸怀国土,思思念念不忘救济天下,亟欲辅佐君王,以再现尧舜的清明之治的“诗圣”。

杜甫出生在一个极富诗书沉香的世家,他的十三世祖杜预可是一位博学多闻的晋代名将,至于祖父杜审言则是位知名文学家,与李峤、苏味道、崔融合称为“文章四友”。因此,杜家历代的深厚家学为杜甫铺垫了“读书破万卷”的有利因素。

那么,既然诗书饱腹,应当是每一篇诗词歌赋都值得推荐啊!可为何小编独独介绍这一篇呢?其实《登高》这一篇正是反映出了杜甫眼观山河动荡,自己经世济民的希望无望的极度困顿之况。试想,一个读书多年、经年潜藏的清高文人势必会心系社稷万民,那么当他最渴望的殷殷深盼落空,又面临所爱的国土正处于飘摇状态,他一旦落笔,创作出来的文墨岂非光灿绝伦?

因为他定会写出最熨贴悲苦心绪的字句来,有时还顺道再度阐明心志,此时精炼简洁之句定将其坚毅的高度表露无遗,引人瞻仰。倘若此刻又遭遇肉体病痛,在精神与皮囊的双重折磨之下,还能不在一笔一划中自我淬炼出崭新高峻之境?!

何况杜甫是个极度重视诗歌艺术性之人,所以即使他的笔墨屡屡经过斧削雕琢,亦能丝毫不露痕迹,但见组字构句在反复锤炼之后,更显思深才广。 杜甫曾于《江上值水如海势聊短述》中言:“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解闷十二首之七》亦云:“新诗改罢自长吟,颇学阴何苦用心”,故我们总能自其诗中探见,高泛的意象与蕴积许久的绝妙格局。

《登高》是杜甫于大历二年(767年)在于大历二年(767年)在夔州(今日的重庆奉节)所做,杜甫最为人熟知的,莫过于他仁民爱物,毕生儒学,关注现实社会。正因为他所到之处总不忘关切时事、抨击弊端,故其诗风承古开新,言志述怀间满是关怀民生的沉郁之感。

中年遭逢战乱又四处颠沛流离又眼明耳聪地四处视察的杜甫,实在是历史的最佳见证人,后人有幸从他不时反映社会真相的创作中,见识到充分展露现实主义的深沉风格,莫怪乎世称之为“诗史”。倘若你阅读过杜甫的《三吏》、《三别》、《旅夜书怀》、《兵车行》、《月夜忆舍弟》、《望岳》、《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等五言七言古诗,绝对会赞同“诗史”这一头衔实至名归。

不过,杜甫还有一美称,较罕为人知,那就是“律圣”。因为杜甫老年时喜爱创作律诗,并已臻炉火纯青之层,遂坐拥此誉。在众律诗中,杜甫的作品,足称压卷之作。

现在,咱们就一起来重读这一首杜甫寄寓夔州期间所创,且正处于痼疾新病缠身、耳聋齿落的桑榆晚景下以及国土飘零的困顿下所做的《登高》吧!

见到一代诗人的身心状态都如此疲惫,其壮志雄心在消磨中仍未减,我们又岂能在身强体壮、耳目皆敏的状态下抱怨这乏妥贴,怨嗟那欠周全。唯有不断向前推动自己的愿想才是正途, 你说呢?

感恩点赞、分享,每天分享传统文化,喜欢就关注我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