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农民诗人张先桢旅泾记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农民诗人张先桢旅泾记

吴放驹

张先桢,安徽合肥人。1943年随父迁居泾县,成了泾县人,是一个地道的农民,此后还成长为一名农民诗人。

张先桢父亲兄弟三人,皆为塾师。父亲张承钟(字听三),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到江南办私塾从教谋生,再未回肥而在江南另立家庭。张先桢虽然出生于书香门第,却因为父亲“出走”家庭陷入贫困,十五岁前没有上学读书。1943年,张先桢十五岁,父亲带信要他到江南自己的私塾助教。从此,张先桢与泾县便结下了不解之缘。

父亲张承钟的私塾办在泾县西阳(今属榔桥镇)山里的一座庙里。张先桢名为助教,其实就是勤杂工,打柴、挑水、扫地、做饭、整理书本课桌椅,整天有干不完的活。可他也时不时有机会在课堂外“旁听”一会,没想到就痴痴爱上了读书。白天当然不能“正规”进课堂,于是晚上疯补。父亲虽为塾师,却很清贫,无钱买烛供儿子夜读,总凑在别的学生身边又不好意思,张先桢便去神殿长明灯前看书。后寺僧说会惊扰菩萨,锁门不让进,张先桢只好到侧墙外猫洞口借那殿内透出的一点微光照明来读书。就是在这样的学习环境中,张先桢背下了“四书”整部、“古文观止”一百余篇、诗词上千首,打下了坚实的中华传统文化基础。写诗,也就成了他一生的嗜好。

成年后他虽一生为农,却从未放松过学习、写作。购书更是近痴,节衣缩食,但见书就想买。家虽简陋,却到处是书,友人笑称“藏书楼”,妻子说“无楼,住的是草棚,只好叫‘藏书棚’”,他却忍不住自豪:“的确,藏书棚的书,富冠全乡。”还作诗自喜:“欲读无书闲不堪,重山复水借尤难。案床今日纵横是,午夜清晨随意看。”

抗日战争烽火漫延到皖南山区,接着国共决裂,兵荒马乱迫使父亲张承钟私塾停业,而父亲又不会他业,同父异母弟妹小,家庭的重担全落在了张先桢肩上。张先桢除了农活,又做起了步行流动卖布的生意以贴补家用。没想到的是,卖布却成就了一段姻缘。爱人胡瑞珠系当地地主家千金,年长张先桢六岁。两人竟在买卖交往中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自由恋爱结婚。只是那“自由”何其艰难,双方家长都不同意:胡家嫌张家贫穷,且张先桢乃“来路不明”一外地“楞头青”;张父恐瑞珠出身富家受不了寒苦,又女大六大属不合,“齐大非偶”。两人却相互钟情不渝,偷偷在布头买卖付钱找钱中 “红叶暗寄”“咏笔留诗”,并“牛女盟志”:“灵鹊纷纷噪累多,玉皇阿母竟如何?牛郎织女终无改,任汝青天隔一河。”

有情人终成眷属,婚后张先桢夫妇离家另居,生活仍然穷困,父家还时常得靠他资助。首先没有住房,借住在生产队看山棚里。婚后连育四个子女,大女儿一次急症生病,因山路崎岖、路途遥远送医不及而夭折。那种生活困苦,今人可能难以想象。但其妻从不埋怨,两人辛苦劳作、相濡以沫,三十多年未曾吵过架,还时时苦中寻乐、相互勉励。这其间,张先桢夫妇在山上开荒种粮种贝母种茶叶,日子渐渐好转。

不幸的是,1984年胡瑞珠病逝。张先桢悲痛欲绝,当时不过55岁,却再未续弦,有的只是时时怀念。多年后所作《三祭妻文》言:“呜呼瑞珠:羡白发之并肩闲叙,感青春之夙夜繁忙。积劳成疾,致令卿殇。亲友何知?儿女焉详?如今事有差池,念汝若逢喜庆。思卿是好亦想,坏亦忆,居常念,游更思。”

1986年,张先桢自己又患了直肠腺癌,所幸手术病愈。张先桢以为来日无多,更加“珍惜时间,从不打牌、打扑克、下象棋,这些我都会,就不愿把有限光阴白白浪费掉,我的生活方式:劳动—学习—休息”(《张先桢诗文集》前言)。张先桢的姑夫葛介屏是合肥著名书法家,他便以“近水楼台”之便,抓住走亲、养病等一切机会,千方百计学习书法,得其真谛。所以除了诗人,张先桢还是一个造诣颇深的书法家。

除了做农民,近七十岁时,张先桢竟又做了村里的“赤脚医生”,刻苦钻研医学草药知识,成了一名救死扶伤造福乡里的“白衣使者”,他曾作学医诗:“先生冒雨两临坛,奕世青囊兜底摊。愿为送瘟添妙手,欲除罹病有灵丹。寒和温补精心理,老弱妇婴指掌看。闻道恨迟如可教,白头苦读学医欢。”又作《人生吟》诗:“为民为国鞠躬瘁,胜过彭年八百春。懒惰自私活百岁,犹如殇子枉为人。”

张先桢的勤劳刻苦,不仅让自己一个孤苦伶仃的外地人在泾县成家立业站稳了脚跟,还用自己所学服务当地造福村民,更难得的是对文化传家的锲而不舍。张先桢除大女夭折,尚有一家五口,在当年国困民饥而他家尤甚的艰难环境下,却让三个子女全读书到高中毕业。这在现在看来,好象并不足道,可在当时,农村没几人能读到初中,何况他家境遇之远不如人!这需要多大的付出和韧毅的坚持?

张先桢晚年生活安定,又利用曾投稿的《当代中堂楹联书画大观》书中画家通信地址,广寄书信索画题诗,收到了300多幅书画作品,结识了170多位诗书画界的朋友,出了自已的诗文专著《张先桢诗文集》、诗画专著《换杆集》和《八十初度诗书画》,并成为宣城市诗词学会、安徽省诗词学会、中华诗词学会、全球汉诗总会的会员。2012年,84岁的张先桢因病逝世。他的三个子女,二女任了民师后转正,三女、四子考取师范,三人都成为国家正式教师。孙辈们,更是读研读博,展翅高飞了。

真可谓:勤劳立身造福地方民生,诗书传家彰显文化魅力。

(作者系泾县文旅委退休干部,宣城市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