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史上最消极的一首唐诗,通篇流里流气,最后两句更不值得提倡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唐诗宋词里的风花雪月总是那么遥不可及,我们往往以为只有生活在那时的辞藻,才能构建出最完美的诗意,这是因为唐人宋人为自己定下了文学的使命,而后来人却对诗词失去了全身心投入的思考。那片天空下的烟霞更易醉人,那时的青葱少年心怀希望与梦想,因此他们写下的文字便斗志昂扬,引人向往。然而也有例外者,也有把坏脾气带进字里行间的家伙,他们写下的诗词就显得消极不堪,读之使人如鲠在喉,不忍再试。今天的故事便是如此,这位唐朝诗人历经悲苦命运,流离辗转多年,心中积下了万千悲愤,遂写下了大唐最为消极的一首诗。

虽说唐朝代言了诗歌的盛放,但晚唐时期的诗坛早已大不如前,以一诗平步青云的案例越来越少,凭借诗歌吃饭也越来越难。一位名为罗隐的诗人就是最有力的见证者,他自公元859年开始赴京应试,却连续七次未中,后来他又断断续续考了几次,前后共有十几次之多,却都被刷了下来,史称“十不上第”。究其原因,是应考官动了手脚,故意不使他中榜。有才却无位,让罗隐终于看透了晚唐的腐败,此后他便“破罐子破摔”起来了:反正已经这样了,倒不如随波逐流吧!一天,无聊的罗隐趁着酒兴,挥笔写下了这首千古消极之作。

《自遣》

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这首诗的后两句是千古名句,历来为人称道,引用者甚多,但仔细赏来却发现,它其实更多传达的是消极的情绪。俗话说,被打击太多次之后,慢慢地就习惯了,而罗隐正是把进取转化为消极,并且慢慢习惯的人:有机会就高歌一曲,没机会就算了,即使愁与恨多多,我也毫不在乎;今天有酒就喝个酩酊大醉,明天的忧愁就明天再去愁吧。大家听听,这是什么行为?简直是耍无赖!

罗隐的诗句让小解想起了市井无赖的“流氓气质”:你骂他也没事,你打他也无碍,甭管你怎么着他,他都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这正是我们生活中寻常所见的“耍无赖”精神,用“破罐子破摔”来形容都显得客气了。

虽然我们已经知道罗隐此时是个“无赖”了,而且诗文内容给我们传达出了流里流气的印象,但是只要有唐诗这一层镀金,就能完成绝地反转。据学者解读,这首诗塑造了一个活脱脱的旷士形象,其愤世嫉俗的品格值得赞叹,人物也反映出了晚唐社会的黑暗现实。然而小解却以为,此诗反映的正是旧时代知识分子执拗的变态心理。

罗隐首句即提出不必在意人生得失,可他借酒消愁的做法何尝不是患得患失呢?穷、愁、苦、独,像四座大山一起压上罗隐的肩头,他无处派遣,他无可奈何,只能用酒精麻醉自己,因为他害怕得到忧愁,害怕失去短暂的麻痹。然而酒醒之后,那才是愁上加愁,因为今日和明日的愁都全部叠加到一起去了。但我们也应该理解罗隐的苦衷,毕竟在那个争名夺利的官场社会之中,没有几个人能达到真正的豁达状态,而罗隐只不过是其中陷得比较深的一员罢了。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这是一句千古名句,经常出现在成年人的口中,然而小解认为这两句所传达的思想应该被抵制,根本不值得提倡。大家想:罗隐说明天的愁明天再去考虑,可他今天就没有愁吗?很明显有,但他只是将今日之愁拖到了明日,那么这与“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又有什么区别呢?所以说,我们要从这两句消极的诗中抓取正能量的部分,今日事今日毕,将正确的诗意进行到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