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爱国大诗人陆游,实则懦弱不堪?可谓是妈宝男始祖了!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出自宋代陆游的《沈园二首》,原诗是这样的: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沈园二首》是陆游晚年再游沈园时,触景生情之作,此时距沈园邂逅唐氏已四十余年,但陆游对唐氏缱绻之情丝毫未减,反而随岁月之增而加深。这里的“唐氏”,指的即是陆游的表妹唐婉。

陆游与表妹唐婉,有着一段美妙的邂逅,也有着一段悲凉的结局,他们的故事,从沈园开始,也在沈园结束。

陆游和唐婉青梅竹马,门当户对,两人都出生与书香门第,陆游的爹是一个博学多才而又极具爱国主义的官员,唐婉的外公是苏门四学士之一的晁错之先生,而陆唐两人还有一层关系,就是表兄妹。在封建的古代社会,没有近亲不能结婚的说法,反而近亲结婚那是亲上加亲,喜上加喜的事儿。就这样,两人时常一起在沈园玩耍,日子一天天过去,到了两人你该嫁我该娶的年龄,两户人家也是一拍即合,两人也如愿成为夫妻,一切都顺利得出乎意料。

但是这缘分来得快,去得也快。两人正是过着“赌书消得泼茶香”的日子呢,唐婉对陆母的好,也是无话可说,不管怎么看,唐婉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贤妻良母啊,可是这却招来了婆婆陆母的不痛快了,原因是唐婉令陆游沉湎于婚后你侬我侬如胶似漆的生活,失了考取功名的上进心,并且唐婉进陆家两年有余,并没有为陆家诞下一男半女。终于陆母逼走了唐婉,陆游这个大孝子,他选择了对母亲的顺从,一纸休书给了唐婉,两人美好的婚姻以遗恨告终。原来青史留名的爱国大诗人,曾经连自己心爱的姑娘都没保护好。

说到这里,不禁为唐婉报屈,然而时代背景在那里,就是什么都怪罪得到女人身上来,唐婉本无错,女性这个性别才是原罪。

两年后,陆游另娶他人,唐婉也嫁了别人为妻,其实比起李清照,朱淑真一类,唐婉算是幸运了,她嫁的赵士程,是个正儿八经的谦谦君子,待她丝毫不比陆游差。多年后陆唐二人再次相遇沈园,各以一曲《钗头凤》正式了结了这段情。陆游笔下有名的《钗头凤》正是出于此: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后来,唐婉也和了一首《钗头凤》,字字啼血。在写下《钗头凤》不久,唐婉便与世长辞。而此后陆游曾多次再游沈园,却再见不着绿绿春波映照着唐婉俏丽的身影。“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陆游笔下的那些诗词,成为了千古绝唱,也成就了他与唐婉的爱情悲剧。

如今我们再读到这些诗词,听到这个故事,也许会谴责封建社会的可怕,也许会痛恨陆游的懦弱,但却不得不承认这些无奈的事实,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勇于去追求所爱,要勇于与不公平的命运作斗争,不要等到一切已经逝去,才追悔莫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