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长安:言恭达捐赠金文《诗经·大雅·绵》记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抱云堂同门师友一起“问道宝鸡”访学之旅

中国江苏网讯(郑长安) 从宝鸡火车南站下车,我再一次地站在西岐大地上,心中的朝拜之情一如往昔般强烈。放眼望去,巍峨的秦川横亘矗立在眼前,苍翠的绿植覆盖着坚硬的山体,与蓝天中大片翻滚的白云,动静相生,厚重与轻盈搭配的是那么自然。七月十三日是值得铭记的一天。恩师言恭达先生向中国青铜器博物院捐赠其金文代表作《诗经·大雅·绵》。我有幸与抱云堂众多师友共同见证了这一伟大时刻。“为了朝圣与问道,这里散发着民族历史经典的光芒……问道经典、敬畏经典、守护经典、回望经典、致敬经典……是经典,传递我信仰的力量,开启我审美的空间与通变的基因——启智明思,守正出新!”在捐赠仪式上,夫子如是自道。充满着对创造中华辉煌灿烂文化的周秦文明的深情礼赞,更是饱含着对构建新时代书法文化理想的热切期盼与当仁不让的担当精神。在座谈会上,与会专家学者更是从多方面探讨了言恭达老师的文化情怀、艺术思想、风格特色等,杨晓辉兄撰写的言恭达篆书《诗经·大雅·绵》的艺术特色和时代价值一文,都让人深受教益。其中,李啸先生从庙堂气象、正大格局,钟鼎气质、高古格调,文人气息、清逸品格三个方面论述了言老师这件作品的风格特色,独具慧眼,深获我心。《诗经·大雅·绵》尺幅纵190厘米,横710厘米,由数张大纸拼接而成,为恩师金文作品中字数最多、尺幅最大者。记得今年春节去南京拜年时,恩师拿出为我讲解墨法运用的示范之作即是该作品中的一件屏条。当时,就惊为天人之作。浑厚华滋,墨韵生动,笔力雄健,结字正中寓奇,涨墨、浓墨、渴墨自然变化,仿佛可见言老师书写之时的从容,及至情不自禁处,激越随着而来,作品内在的节奏变化更加丰富。此刻,这件真迹静静地陈列在中国青铜器博物院的广场上,我站立凝望,越发感受到其中震撼人心的艺术魅力。心有万千气象,笔起波澜壮阔。《诗经·大雅·绵》赞美了周人先祖古公亶父为避戎狄之乱,自豳迁岐、筑城立室、艰苦创业的开拓精神,这是一首传唱久远的经典四言诗。言老师以金文书写,契合诗境,浑然一体。布局和谐,结构严谨,在平正体势、凝重用笔中流露出旷达飘逸的韵致,无疑是当代金文书法创作中的经典之作、高峰之作。

作者与李啸老师(中)、仇高驰老师(右)在《诗经大雅绵》作品前

《抱云堂艺思录》是言恭达老师从艺五十载以来,有关艺术哲学、书法文化、史论、教育、技法、情怀、反思等诸多方面的心得记录。我常常翻阅此书,注意涵泳体会。可以说,言老师是以书法为根基,博涉文史,以儒雅标名,打通世间万象。因此,言恭达先生的书法创作高度和深度,也正如这八百里秦川一样,代表着当代书法艺术创造的标高。对抱云堂的师友和弟子们而言,言恭达先生是敦厚儒者,教化众人,通过书法创作和研究,引导大家向中华文化致敬,向书法经典问道,叩问心灵,弘扬艺德,在新时代的文艺事业中贡献积极作为。于是,在抱云堂团队的精心策划下,就随之有了此次访学之旅。周秦大地,古物众多,遗迹丰厚。访学路线安排既要考虑书法这一主线,又要跳出书法看书法赖以生存的历史环境。在书法中感受时代变迁的沧桑,更要在历史朝代更迭中看到引起书法变化的深层次原因。在中国青铜器博物院、中华石鼓园、法门寺博物馆、周原博物馆、宝鸡先秦陵园博物馆等历史遗存中,我们进行了一场时光追溯之旅。从西周至秦汉再至大唐,中华文化灿烂的文明在陕西大地上演进,每一幕都有各自的精彩。青铜重器,凝结其上的金文大篆,颂扬着祖先的荣耀,铭刻着战功的辉煌,祈祷着吉祥的愿望,在吉金之上的一点一画,都铸造着传诸久远的心灵印记,是“子孙万世永宝之”的愿景。

作者与顾工兄(左)和恩师在一起

中国青铜器博物院、中华石鼓园和法门寺博物馆,我是第二次踏足其中。去年也同样是盛夏,与十月书会诸同仁,自西安往西岐,一周游历十余所博物馆,深感西北文化对华夏文明精神的至深影响。一年来,我着意临摹了魂牵梦绕的出土于宝鸡的《散氏盘》、《虢季子白盘》、《毛公鼎》和《石鼓文》。风格既殊,用笔自异。结字各有奇正疏密之变,章法也和而不同,各有精彩。时隔一年,又怀着参拜朝圣的心情,仰观俯察,用心体会,激动在心。在周原博物馆参观了“赫赫宗周、万邦之方”的周原遗址考古成果展。众多的青铜器、陶器、玉器、骨器陈列其间,器形之丰富,用途之广泛,无不反映着周人首领古公亶父率领族人迁到周原的艰辛与富足。《诗经·大雅·绵》中所说“古公亶父,来朝走马。率西水浒,至于岐下”的情形,借此而让后人将梦中想见的真实呈现在眼前。宝鸡先秦陵园博物馆原名秦公一号大墓博物馆,墓主是春秋晚期的秦景公。该墓葬是中国迄今发掘出的最大先秦墓葬,以西周以来殉人最多者知名。气势宏大与血腥残酷成正比,令人不忍睹视。在陵园博物馆中的车马坑考古发掘现场,听讲解员说历朝历代都有盗挖行为,每一个盗洞都无声地告诉世人那一个个冷漠的过往。将近二十米深的挖掘现场,居然没有一滴地下水渗出,还要靠洒水潮湿地面进行挖掘,西北的干旱由来已久,于此也可得见一斑。古人的遗存造就了历史,今人的创造成就了未来。言恭达老师隶书《苏轼东湖诗》在凤翔东湖被制成手卷形制的石刻,与苏轼年轻时意气奋发的雕像相应在山水之间,楼阁掩映,凤翔人民有此林泉之乐、消夏避暑的好地方,令人羡慕。石鼓印社社长吉朝声先生酷嗜书法篆刻,与夫人琴瑟和鸣。花巨资购得三层独立别墅,作石鼓印社弘扬书法篆刻之用。临窗而望,气势雄伟的石鼓阁耸立在眼前。印社立足于宝鸡青铜器的丰富资源,通过出版印刷许多珍贵吉金名迹。恩师言恭达先生此次捐赠的金文《诗经·大雅·绵》和去年刊石的隶书《苏轼东湖诗》,吉社长都精心摹刻,拓印后或印刷成书,或制成中堂、立轴,传播四方,功莫大焉。夏夜虫声唧唧,我与抱云堂三五好友驱车过金台观至塬上,一览宝鸡全貌。明月高悬,星河皎洁,清风送爽。秦川山壑耸立,渭水穿城而过。高楼林立,依山水之势而建。万家灯火,霓虹闪烁,一派升平气象!

《诗经大雅绵》作品集由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出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