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这首写宫女的唐诗,首句便语出惊人,最后两句却说出众人心声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唐诗是中华民族珍贵的文化遗产之一,是中华文化宝库中的一颗明珠。由于唐朝经济繁荣,国力强盛,唐诗发展至顶峰时期,题材广阔,流派众多,出现“边塞诗派”与“田园诗派”等。其中诞生出两千多有名望的诗人,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和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即是这一时期最杰出的代表,他们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

鲁迅也说:“我以为一切好诗,到唐朝已被做完,此后倘非翻出如来掌心之‘齐天大圣’大可不必再动手了”。当然,这并不是说唐朝后就没好诗了;实在是后来人写古诗,要先读唐诗是很必要的。唐诗代表了中华诗歌的最高成就,无疑是中华以及世界文坛上浓墨重彩的笔触!更是世界文化发展史上最具文采的一座巍峨耸立的高峰。

而在众多的唐诗中,这首写宫女的唐诗,首句便语出惊人,最后两句却说出众人心声。

《春宫怨》

早被婵娟误,欲妆临镜慵。承恩不在貌,教妾若为容。

风暖鸟声碎,日高花影重。年年越溪女,相忆采芙蓉。

这首诗是代宫女抒怨的代言诗,首句“早被婵娟误”语出惊人,说自己早年被美丽的容貌所误,落入宫中。多少女子盼着自己美丽漂亮,而诗中女子却怪自己太貌美,所以她懒得对镜梳妆打扮,是没有受宠,其实是暗指因美入宫受冷而孤寂不愿梳妆。第三四句接着说明蒙恩受幸,其实不在于俏丽的容颜;到底为取悦谁,叫我梳妆修饰仪容?一语双关,让人读来若有所思。

而颈联“风暖鸟声碎,日高花影重。”是历来为人所推崇的名句,鸟儿啼声繁碎,是为有和暖的春风;正午艳阳高照,花影才会叠叠重重。看似类比,实是诗人借景烘托春心受残,寂寞空虚的情感。最后两句却说出众人心声:“我真想念,年年在越溪浣纱的女伴;欢歌笑语,自由自在地采撷着芙蓉。”谁不渴望自由自在的生活呢!

从诗的意境来看,《春宫怨》似不只是诗人在代宫女寄怨写恨,同时也是诗人的自况,自叹无人赏识之意。人臣之得宠主要不是凭仗才学,这与宫女“承恩不在貌”如出一辙;宫禁斗争的复杂与仕途的凶险,又不免使人憧憬起民间自由自在的生活,这与宫女羡慕越溪女天真无邪的生活又并无二致。它不仅是宫女之怨情,还隐喻当时黑暗政治对人才的戕杀。因此唐代许多诗人最后都厌倦了官场游戏,淡泊利禄声名,归隐山林,追求与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乐趣。

关于此诗作者,历来有所争议。欧阳修和吴聿以为周仆所为,而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却断为杜荀鹤所作,且云:“故谚云,杜诗三百首,惟在一联中,风暖鸟声碎,日高花影重。是也。”孰是孰非,有待行家考证。但这首诗以“风暖”一联饮誉诗坛,就全篇而论,也是一首意境浑成的好诗。

文/宝爸说故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