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宋词三百首名篇:一首宋词字字华美,读来如同言情小说一般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我们读古典诗词,很容易发现其中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这些诗人或者词人以男性为群体,但是在他们的诗词当中经常描写女人。

毕竟这个世界是由男人和女人共同组成的,在男人占据主导主体位置的时代,他们对于女人难免充满了好奇,也难免充满了欣赏的眼光。尤其是在他们笔下的女子,那份痴情,一方面满足他们偷窥的愿望,另外一方面也让他们身为男人而感到沾沾自喜。

今天我们谈到的这首宋词,一如既往的是一首精彩的闺怨诗词。其中字词非常华美,读来就如同言情小说一般。在那个文化艺术形式(相对今天的影视等)不怎么发达的时代,这首诗词现在就可以当做言情小说来看。

脸霞红印枕,睡觉来、冠儿还是不整。屏间麝煤冷,但眉峰压翠,泪珠弹粉。堂深昼永,燕交飞、风帘露井。恨无人说与,相思近日,带围宽尽。重省,残灯朱幌,淡月纱窗,那时风景。阳台路迥,云雨梦,便无准。待归来,先指花梢教看,欲把心期细问。问因循过了青春,怎生意稳?

这首诗词就是陆淞的《瑞鹤仙·脸霞红印枕》,全文的字数比较多,但是描写的内容并没有太多的新意,就是一个闺怨的女子如何的相思。甚至于自己衣衫不整,泪流满面。

诗词的一开始就是一个不思梳妆的女子形象,“脸霞红印枕,睡觉来、冠儿还是不整”这个女子脸蛋红红的,还留着枕头留下的痕迹,一觉刚刚醒来,衣冠凌乱,却懒得去整理。为什么女子会如此?就是因为她有相思之苦。女为悦己者容,那个在意自己容貌的人没有在眼前,何必费劲力气去修饰自己呢?

“屏间麝煤冷”,在这样的场景当中,整个房间内充满着一股冷冷的气息。“但眉峰压翠,泪珠弹粉”,而这个女子更是梨花带雨,紧锁眉头,脸上的泪珠打湿了涂抹的脂粉。这样的女子让你多么心疼啊。

接着词人把目光投向了庭外,“堂深昼永,燕交飞、风帘露井”,整个白天非常的漫长,而庭院也是非常的深,庭院深深深几许,只能看到院子里的双飞。燕子双飞,由此反衬出女子一个人的孤单。

“恨无人说与”这种相思之苦该向谁诉说呢?只能是一个人慢慢的消化,所带来的也是衣带渐宽,“相思近日,带围宽尽”,身体更加的消瘦。

上片是一个女子痴痴等待,迟迟思念的剪影,下片则是对这首宋词的整体情感予以更加丰富的表达。为什么女子对情郎念念不忘,那是因为两个人曾经有一段美好的回忆。“重省,残灯朱幌,淡月纱窗,那时风景”,想当年两人花前月下,灯光映照在朱红的帷幔上,淡淡的月光从纱窗中透镜。花前月下,多么美丽的场景,多么温馨的回忆。

但是如今两个人相距时间太远,“阳台路迥,云雨梦,便无准”,即便是在梦中又能如何,即便是在梦中相聚,也没有个准时到达的时候。经常是抒情女主人公一个人在梦中思念,却也等不到对方的及时到来。

点击

而后就是女子美好的期待,等到他回来的时候,一定要让他看一看。这已经掉落的花朵,再把心中事情询问对方。“待归来,先指花梢教看,欲把心期细问”,更何况女子的青春岁月都是有时间的。这么长时间不来陪伴,辜负了大好的青春,辜负了美丽的年华,那颗心真的就那么平稳吗?真的就那么忍心吗?

这首宋词非常长,但是描绘的情感就非常的真挚。所以才是入选《宋词三百首》当中的经典诗词。但是在那个缺乏小说、缺乏杂剧的年代,这样的一首宋词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人们对爱情向往的想象。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很多人在传承这种宋词的时候,完全可以把它当成一首言情小说来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