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最唯美的名句,却有一段最悲惨的故事,29岁的诗人为此诗而殒命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代悲白头翁

唐代 刘希夷

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

洛阳女儿惜颜色,坐见落花长叹息。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

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

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寄言全盛红颜子,应怜半死白头翁。

此翁白头真可怜,伊昔红颜美少年。

公子王孙芳树下,清歌妙舞落花前。

光禄池台文锦绣,将军楼阁画神仙。

一朝卧病无相识,三春行乐在谁边?

宛转蛾眉能几时?须臾鹤发乱如丝。

但看古来歌舞地,唯有黄昏鸟雀悲。

我们读《红楼梦》,会看到里面有“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之句,又有林黛玉葬花时所吟“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这些诗句都是意境深远悲凉,重重地击在我们心头的,而曹雪芹写它们实际上是受了唐朝一首名篇《代悲白头翁》的影响。这首诗流传千古,当然受它影响的绝不止曹雪芹一人,众多的文人墨客都为它的风姿所迷醉。但有一位大诗人,他在为这首诗作惊艳之后,采取的却是正常人完全想不到的方式,他想把这美丽的诗句据为己有,但原作者肯定是不会同意的,于是这个残忍的诗人就起了杀心,据史书记载,他在月黑风高之夜,叫人用沙袋重击,闷死了原作者。

死者当年才仅仅只有29岁,进士及第仅4年。人生才刚开始不久,一个鲜活美好而又才华横溢的生命就这么悲惨逝去了,史书所记载究竟是不是可以全信,后人也各有各的说法。只是这位年轻的诗人离奇暴亡,确是事实。无论这事是真是假,年仅29岁就离开了人世,这都是一个叫人痛心的悲剧。这位才华惊人的年轻诗人名刘希夷,而史书记载害死他的正是初唐诗坛赫赫有名的宋之问。

这宋之问作恶当然不是第一回了,此人曾为了名利,把救过自己性命的好友推上断头台。为名利他可以说是丧尽天良,什么事都能做,因此为抄袭而杀原作者之事,宋之问是干得出来的。刘希夷却跟他正相反,这位美丽而忧郁的多情王子,心地单纯,热爱艺术,于诗文,音乐上都有很高造诣。由于不安世事,他在官场上颇受冷落。这人原不是个做官的料,而是个天生的艺术家,红颜薄命是他的真实写照。他的惨死也让我们更清醒地认识到“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是至理名言。

刘希夷的这首《代悲白头翁》是一曲唯美的生命叹歌。他哀叹生命短暂,花开终有花落时,红颜总会变白首。诗歌分了两个部分来表达生命易逝,青春短暂的主旨。第一部分向我们描绘了一位正当年少,貌美如花的女子。第二部分出场的则是一位重病在身,无人搭理的白头老翁。用红颜与白首相对照,生命的易逝与无常尽在这两个人的故事里震撼着我们。所有人都会从红颜走向迟暮,看到白头翁的今天,就知那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明天。

诗歌前半部分描述的女主人公家住洛阳,这位美丽的女子,人比花艳,她在花下想,花开终有落,红颜终会老。松柏成薪,沧海桑田,世间哪里有什么是永久不变的呢?如今她在花下怜惜自己的美丽容颜,待到明年花开日,却又不知人会在何方了。上半部分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这一千古名句作结,充满了凄美无奈的伤叹。

下半部分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位年老体衰的老人,如今他卧于病榻,无人来看。谁又知他当年也曾青春年少,与一众公子王孙游于富贵之地,享尽世间繁华,过着神仙般的日子。青春转眼即逝,青丝变作白发。诗人叹“但看古来歌舞地,唯有黄昏鸟雀愁”。生命从红颜走到了白首,即将到尽头,回望来时路,只有一片空茫。这条路,人人都要这么走,一去不回头。人都有自己的宿命,世事轮回,只将那一声声叹息抛入逝去的流光里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