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李白和杜甫到底谁是唐诗王者?历代评论中,这位南宋大文人较客观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这显然挡不住后世心中李白杜甫的唐诗一哥之争。李白的诗仙之名虽霸气,但还是有人发现了在不少场合被称为“圣”的往往比“仙”才更高一层,于是这仙圣到底谁是唐诗王者的争论,千年来就从没有停过。

后世各大名家们倒是聪明,一个个说话是滴水不漏。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韩愈对二人的评价是“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将李、杜放在一起,谁也没得罪。但韩愈嘴里说着李、杜文章同光芒,写诗时还是学着杜甫的。他的诗说理透彻,逻辑极强,被杜牧称之为”杜诗韩笔“。

而宋词一哥苏轼对李、杜的评价是:““李太白、杜子美以英玮绝世之姿,凌跨百代,古今诗人尽废“。同样是将二者相提并论,一样的不表态。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苏轼对李白的小迷弟样儿。先不说《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中有多少李白《把酒问月》的影子,就说当年徐凝模仿了李白写了首《庐山瀑布》,就把苏轼气得不行,怼了首《戏徐凝瀑布诗》,妥妥的铁杆粉丝护自家明星的范儿。

从韩愈和苏轼这二位,咱们就能看出来,其实各大名家对于李、杜二人是各有偏好的,但是明面上却并没说出来,所以他们的评说多少有些“虚虚“的,算不上十分中肯。要说在历代评价中,评论真的客观的还要数南宋大文人、评论家严羽。对于这个问题,他的回答是这样的:

李、杜二公,正不当优劣。太白有一二妙处,子美不能道;子美有一二妙处,太白不能作。子美不能为太白之飘逸。太白不能为子美之沉郁。太白《梦游天姥吟》《远别离》等,子美不能道。子美《北征》《兵车行》《垂老别》等,太白不能作。论诗以李、杜为准,挟天子以令诸侯也。少陵诗法如孙吴。太白诗法如李广。

这段评价取自于严羽《沧浪诗话》。严羽自号自号沧浪逋客,是南宋有名的评论家,平生所著中最出名的就是这本《沧浪诗话》,这是宋代对后世影响最大的一部诗评集,而严羽也因为这本书成为了宋、元、明、清诗话第一人,由此可见这本书的分量。

那么这段评论是否真的客观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严羽先指出二人是无法分优劣的,李白和杜甫各有对方无法超越之处,比如李白的飘逸,杜甫的沉郁,随后他又各举了几首诗为例。从举的这几个例子来看,严羽确实是找对了的。而将二人在唐诗中的地位,比成“挟天子以令诸侯也“,也可见严羽对二人的推崇。

最有意思的是最后一句,将杜甫比作孙权,将李白诗比作李广。作为三国孙吴的建立者,孙权的性格是雄心勃勃而又深谋远虑,再加上一点头脑冷静,连曹操都有“生子当如孙仲谋“之说,用这样一个霸主来形容一生落魄的杜甫,其实取的是杜甫忧国忧民的一面,毕竟诗圣一生都在积极入仕。

而用西汉飞将军来形容李白,看上去似乎比霸主孙权要逊色些,但要知道李渊和李世民父子都是认李广为先祖的,所以在唐代将李白比李广是极尽夸赞之意的。而李广其人,后世总结出来就是几个成语:勇敢机智、精于骑射、胆识过人、武艺超群,这与李白在诗坛是如出一辙。

综上,总体看来,关于李、杜二人到底谁是唐诗王者,严羽的评价确实是极客观的。不过还是那句话,虽文无第一,但青菜萝卜确实是各有所好的,以比较之法来欣赏,也是一种品赏美学的方法,这种态度是尊重而非狂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