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杨雨:流传了2500年的《诗经》,到今天还有什么用处?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原标题:杨雨:流传了2500年的《诗经》,到今天还有什么用处?

中国网9月19日讯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2500年前,小河边一声清啭的鸟鸣,被刀笔刻进采诗官的简册,从此开启了中华民族现实主义诗歌的大门。

《诗经》是中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源头,与浪漫主义之源《楚辞》共同引领了文人墨客的“风骚精神”。诗歌的源头都离不开《诗经》,无论我们追溯情感的源头、思想的源头、生活的源头还是诗的源头,最终都会回到《诗经》,并且从《诗经》重新开始出发。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2019年9月8日,在《诗经》的发源地之一,陕西省西咸新区沣东新城“诗经里”小镇,中南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曾经多次登上过《百家讲坛》《中国诗词大会》《平语近人》等节目的杨雨老师开展了《思无邪——回到里》主题讲座,与二百余位慕名而来的听众分享了她关于《诗经》这部传统诗词经典的见解和感悟。

杨雨教授与讲座主持人,“诗词中国”总策划包岩女士

孔子的“指定教科书”,不学《诗经》就没有说话的资本

《史记·孔子世家》有云:“古者诗三千馀篇,及至孔子,去其重,取可施於礼义……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颂之音”,杨雨老师告诉我们,“孔子删诗”的说法并不牢靠,因为根据《左传》的记载,吴公子季札在鲁国观乐的那一年,奏乐的顺序就已经跟现在我们能看到的《诗经》编排顺序差不多一致,那时孔子只有7、8岁。孔子对于《诗经》的最大贡献其实是“乐正”,也就是对音乐进行校订、归类,使“风”“雅”“颂”各得其所。

“《诗经》是孔子的‘指定教科书’——‘不学诗,无以言’,孔子教育自己的弟子和孩子说,你们不学《诗经》,恐怕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这是因为在春秋时代,人们交流的时候会引用《诗经》里的句子,如果你听不懂,就会很尴尬。孔子本人就非常喜欢引用《诗经》”,杨雨老师举例说,“他夸子路‘不忮不求,何用不臧’,说子路这个人,别人有的他不羡慕,也不贪婪。”

“在孔子的教育过程当中,处处引用《诗经》来进行教化和传播,可以说他奠定了‘诗教’的基础,并且对于《诗经》的传播作出了巨大贡献。《论语·泰伯》里说,一个人的人格是‘兴于诗’——由读诗开始形成;‘立于礼’——在‘礼’的践行当中树立起来;而我们人格的最终的成熟、形成,应该在于‘乐’,所以诗、礼、乐在孔子对于君子人格的培养中应该是三位一体的。”杨雨老师说。

杨雨老师在讲座中

“执子之手”讲的到底是爱情还是战友情?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两句诗出自《邶风·击鼓》,《击鼓》是一首战歌,这两句本是用于表达战友之情,现在多用于表达生死不渝的爱情。

有人坚决反对用这两句诗来表达爱情,认为这是曲解了诗的本意,对此杨雨老师表示“《诗经》那个时代开始,当我们引用诗句来表达我当下情感的时候,就可以允许断章取义”,所以单用这两句来表达爱情是没有问题的。杨雨老师还给大家讲了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说明了这两句诗的另一种用法:

在央视拍摄某个纪录片的过程中,杨雨老师给边防战士讲课时,三十几个战士一致认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能讲的是战士与战马之间的感情。在遥远的边防哨所,战士们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战马,他们在与战马的朝夕相处中,产生了生死与共的情谊。在小战士讲述战马如何在冰河中将他救起的故事时,拍摄团队泪流满面。

杨雨老师讲到这里,饱含深情地告诉大家:“从此我讲‘执子之手’,都会在‘战友说’‘爱情说’之后加上‘战马说’,并不是只有朱熹和权威学者说得才对,我们的战士说的也是对的。《诗经》从来没有离我们太远,它一直都在我们身边,每个人生活经历不同,你能够领悟到诗经的美都是不一样的,打动你的那一刻也都是不一样的。”

杨雨老师在讲座中

《诗经》之美,美在实用

诗经是现实主义诗歌的源头,孔子说:《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也就是说,读《诗经》,可以抒发情志、观察社会与自然、结交朋友,还可以讽谏怨刺不平之事。杨雨老师将《诗经》的这些功能进一步总结,她列举了《诗经》在天文、地理、生物、历史、农业、医学、政治、军事、音乐、语言交际等方面的实际运用,详实、易懂、精彩的例子,让讲座现场掌声不断。

杨雨老师还非常幽默地总结了一部用《诗经》追女孩子的“婚恋三部曲”:

第一步,相遇之时,夸女孩“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第二步,交往之时,若远若近,若即若离,心情是“一日不见,如三秋兮”“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第三步,结婚之时,山盟海誓,需要一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在讲座的最后,杨雨老师告诉大家:诗经延续到两千多年后的今天,依然让我们感到美,并且愿意传播这种美,《诗经》内化了我们心灵深处对于美的体会。《诗经》有音律之美、语言之美、思想之美、景色之美,情感之美、实用之美。这样的美一直延续到今天,所以古人怎么认识《诗经》的,我们今天依然可以怎么去认识它,而且还可以融入自己的生活经验和体会,给予《诗经》以重新的诠释。《诗经》现在依然可以像汉代学者所说的“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而这样的力量是诗给予我们的,所以在座诸位都和我一样,对“诗”和“远方”无比珍惜。

本次讲座是“大美诗经里”第四届“诗词中国”传统诗词创作大赛颁奖典礼系列活动之一,同系列讲座还有中国当代作家、学者、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原部长、中央文史馆馆员王蒙先生带来的《传统文化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和故宫研究院院长、中华诗词学会会长郑欣淼先生的《守望风雅》。

此外,“诗词中国”与“诗经里”还将联合举办诗经主题采风、诗经主题线上摄影、视频比赛及主题文创展览活动,向大众展现丰富多彩的国学知识与文化传承,将千年诗意传唱给世人,让更多人感知美好生活的本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