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宋词之后第一人,一生富贵一生凄凉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在我的心中,早已刻下了这一个潇洒深情的名字——纳兰容若。虽然时光让我们相隔了 三百年,他却永远活在我的灵魂深处!

被称为清初“满族第一词人”的他,原名成德, 亦叫性德,自号楞伽山人,小名东郎,然而,我只喜欢称他为“纳兰容若”。 他的身世,是无比的高贵显赫。康熙宠信的宰相明珠即为其父。他自己,少年有为,便 已成为康熙亲信的御前侍卫。侍卫生涯的几年中,他一直在康熙左右奔忙。随驾出游出 巡。世人称羡的王孙公子,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他的一生不可谓不辉煌。然而,他却不幸早逝,终龄仅有三十一岁!

但他的功名富贵,他的出身地位,这并不是我所在意的!连他自己都说:“不是人间 富贵花”,“德也狂生耳,偶然间,缁尘京国,乌衣门第。”他最值得人深爱的是他的 人,他的词…………

木兰花·拟古决绝词柬友清代: 纳兰性德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人生若只如初见,短短一句胜过千言万语,刹那之间,人生中那些不可言说的复杂滋味都涌上心头,让人感慨万千。开篇一句起到统领全词的作用,其余七句都是为了迎合这一句而存 在,同时这一句也代表了容若的梦想:人生如果总像刚刚相识时那样的甜蜜,那样的温馨,那样的深情和快乐,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梦想终归是梦想,如果真能实现,又怎会“何事秋风悲画扇”

人生如果只有初见一场,那该是多美好,还是多遗憾?

长相思·山一程清代: 纳兰性德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风雪交加夜,最幸福的莫过于一家人的团聚。可此时的纳兰远在塞外宿营,夜深人静,风雪弥漫,心情就大不相同。路途遥远,衷肠难诉,辗转反侧,卧不成眠。“聒碎乡心梦不成”可谓是水到渠成。

无论是“夜深千帐灯”的壮美,还是“故园无此声”的委婉,纳兰将生活跃于纸上,这种美,都是心灵的体验。而我最喜欢的还是,一字一句读来,有民歌的浓郁,还有诗词的清丽。犹如出水芙蓉,还宛如夜来香一样,风一来,香气夜夜回荡。

浣溪沙·残雪凝辉冷画屏清代: 纳兰性德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我是人间惆怅客,只这一句,纳兰的哀愁都溢了出来。正因为饱尝人间离愁别苦,才情不自禁,潸然泪下。又马上回头看见自己竟然在流泪,也更是无人知晓,来给予慰藉,便回头自对自地冷嘲:“你知道你一个伶仃孤苦,独自掉泪究竟是为什么呢?难不成还会有人来给你安慰么?简直煞是可笑了!”

画堂春·一生一代一双人清代: 纳兰性德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爱情真是使人欢喜使人愁。明明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怎奈分隔两地,暗自神伤。容若一向讴歌爱情,字字句句都是爱情的悲唱。就像“浆向蓝桥易乞”,就像“药成碧海难奔”,爱人远去,如若相会,只能在天河里相亲相望了。就像是他的爱,注定了漂泊,再也没有归期。

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清代: 纳兰性德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荀粲之妻冬天高烧病重,全身发热难受。荀粲为了给妻子降温,脱光衣服站在大雪中,等身体冰冷时回屋给妻子降温。这篇故事也被记载在《世说新语》中。之所以说这个故事,是容若想象着那一轮明月仿佛化为自己日夜思念的亡妻,如果梦想真的能够实现,自己一定不怕月中的寒冷,为妻子夜夜送去温暖,从而弥补心中的遗憾。

作为满族的第一位大诗人,纳兰性德的词是十七世纪下半页中国艺苑上放出的凄艳之花。他看似拥有了一个人所能拥有的一切--财富,权力,才学,友情,爱情,可他似乎并不快乐,他如同一只敏锐的鸟,察觉了已处末世的封建社会的腐朽,他终日感到空虚与幻灭,以至三十一岁便郁郁而终。在我们这样"为赋新诗强说愁"的年龄读他那些"凄婉不可卒读"的小词,似乎更能感受到他词中那动人的感染力,不禁为之"心动神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