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讲述诗经中最遥不可及的爱情的诗篇,他就在眼前,却与我无关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这世上不知有多少痴男怨女,造就了不知多少的毫无结果的暗恋和单相思;也不知道有多少男女对曾经暗恋的那个人勇敢表白,最后能够两人携手同游人间。

对暗恋的人儿不敢表白,无非是过于矜持,或者是自己不够自信,有了自惭形秽的念头,于是总有那古人说,世间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暗恋也是如此,不勇敢一点的人,终将以暗恋的无疾而终作为自己一段未曾真正发生的感情的结束。

《诗经》中也有这样的一位女子,暗恋着那近在眼前的男孩,却不敢对他表白,于是这世上又无端增添了一段世间本早就存在无数的,最遥不可及的爱情。明明爱到骨子里,那个人儿却毫无察觉;明明触手可及,却仿佛永远都碰触不到。

国风·郑风·东门之墠

东门之墠,茹藘在阪。其室则迩,其人甚远。东门之栗,有践家室。岂不尔思?子不我即。

墠(音:善)为平整的场地或广场;茹藘(音:驴)为茜草;阪为小土坡;迩(音:尔)近,靠近;践,排列貌;即,亲近。

先来了解一下全诗大意。诗中说,东门外的广场好平坦,那茜草在小土坡上生长。他的住所离我真的好近,可我又好像觉得他离我好远。

东门外有栗子树的地方,就是我那整整齐齐的家啊。我又怎能不想你啊,可是你又不来我的身边。

这是一首非常简单的诗,且只有2章总计8句。我没有按往常的惯例将每章开头两句起兴的句子撇开,并直入主题,也就是直接解读每章起兴之后的句子,主要是因为这两章,每章起兴的两句都是兴中有赋,或者说赋中有兴,诗人是有着想要表达的思想在里面。

关于这首诗的创作背景,对于很多诗评者认为是借此诗“刺乱”,是讽刺那不守礼而相奔的男女,这种说法先不提,从古至今,众多的诗评者认为这是一首男女相唱和的诗,谓上章男唱,下章女唱。

虽然男女相唱和是个不错的想法,但对于这首诗,我的想法仍然跟少数人相同:我是坚定地认为这是一位女子完成的诗作,并且是一位暗恋自家附近男孩的女诗人。

因为,听从大多数人的想法,男女对唱的诗作是不错,不过作为一首从诗中就可以看出的,失意之人惆怅之时写下的诗篇,让女诗人一个人静静地吟唱她的心声,岂不是比之两人对唱,在意境上要美得多?这种幽怨的意境之美,又哪里是两个人对唱能演绎出来的!

按照这样的思路来再读这首诗,女诗人所要表明的意思相对就比我们初读之时要清晰得多了。

诗人一开始就用茹藘起兴,我想应该不是即兴使用,因为我们在《诗经》中并没有找到用其作为起兴的其他诗作,而茹藘也即茜草是中药材,性寒味苦,有止血,治心瘅、烦心、心中热的功效,那么作为暗恋却得不到回应的女诗人在此用赋,是否有治疗心伤的意图就不得而知了。

再到第二章,这是女诗人用赋的最简单的示例,她说那栗子树旁整整齐齐的房屋就是她的家。如果不是想向心里暗恋的那个男孩说明自己家是个好人家,并且自己也一定是个操持家务井井有条的善良女孩,我想不出她为什么这样说。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是女诗人在唱着忧伤的歌,把这一切只是说给自己听,那个离自己很近的男孩又怎么可能听到?于是,这样一个幽怨的吟唱,更让人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女孩的忧伤与无力。

也许因为女诗人自己的矜持,也许是因为那个男孩根本从未关注过我们的女诗人。于是,没有迈出勇敢表白那一步的人儿,终将迎来的还是爱情倏忽离去的现实;于是,这世间最遥不可及的爱情终究不会真的来临,触手可及,却最终与自己无关。

所以,世间正在遇到这样触手可及的爱情的人们啊,一旦发现爱情经过,勇敢一点吧,也许那最遥不可及的爱情会真的降临到自己身边。

想了解更多,请点击上方关注,与我共同解读纯美诗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