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最不适合当皇帝的诗人:因为一首诗词丧命,亦因诗词名垂千古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他是史上亡国皇帝中的其中之一,他是史上众多皇帝中写诗写的最好的那个,他是最不适合当皇帝的诗人,他是因为当皇帝而被耽误了的艺术家,他就是南唐后主,李煜,一个才华横溢却命途多舛的亡国君主。

《虞美人》是李煜的代表作之一,亦是他的绝命词。相传978年的七夕,李煜生日的那一天,他在寓所与家人歌唱他的新作《虞美人》,不料该诗词被传到了宋太宗耳中,宋太宗闻之大怒,于是便命人赐了他一杯药酒,一代诗词大咖就这样因为作了一首诗词而被毒死了,时年仅四十一岁。

作为一个“好声色,不恤政事”的一国之君,李煜无疑是失败的,但也正是因为亡国,反而成就了他千古词坛中“南面王”的地位,正如《吊屈原赋》里的经典诗句“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明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国家不幸诗家幸,不知道这该算是李煜之幸还是李煜之悲呢?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五代.李煜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从唯我独尊的南唐后主,到故国不堪回首的宋室囚徒,词人李煜可谓经历了天上地下般巨大的身份落差,身世沦落所带给他的打击和亡国的巨大沉痛,是我们所不能体会和了解的,《虞美人》这首词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被创作出来,作者通过对今昔交错的对比,用前后虚实的写作手法,将一个亡国之君的无限哀愁表达的淋漓尽致。

其实自古诗人中便不乏写愁的高手,李清照便有“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的名句传世,除此外秦观也算是一个,他的“便作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亦是写愁,亦是将愁丝比作春江,然而却不若李煜的“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来的更加形象生动和震颤人心,愁丝如东流泛滥的春江水,奔放倾泻,不舍昼夜,试问这无穷无尽江水不就是其无穷无尽的愁苦的化身吗,读之,仿佛被作者的无尽哀思所淹没,此乃“真伤心人语”也。

该词首句发问,又自问自答,“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春花秋月四季更替,时光不停变幻,这岁月如梭,人生如此曼妙美丽,可我却沦为囚徒,这囚犯的苦难岁月,什么时候才能到尽头呢?春花秋月这美好的图景仿佛勾起了作者往日那些美好的回忆,然而往事和故国却都是不堪回首的。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作者一个“又”字,表明这些情景又重演了一遍,愁苦在这一次又一次的回忆中不断加深,词人又这样苟活了一年,这种精神上的痛苦实在是让词人难以忍受。昨夜小楼上又吹来了东风,试问,这“东风”难道不是吹来自故国吗?东风从故国吹来至此,在这皓月当空的夜晚,致使词人又想起了故国曾经的那些春花秋月,此处“月明中”照应前句中的“春花秋月”,如此一番今昔对比中,愁苦仿佛被无限拉长放大,词人承受不了这回忆故国的伤痛,“不堪回首”四个字用的妙极,李煜此刻心中应该是五味陈杂的,无奈、悲苦、愤慨,甚至也心生无限悔恨,这些不能言说的感受都藏在这四个字里,并在这四个字的背后一一浮现出来,这似是词人心中滴出的红色鲜血,感人肺腑。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那精雕细刻的栏杆、玉石砌成的台阶应该都还在的吧,只可惜如今已物是人非,那些所怀念的人容颜大概已经衰老了。虽然故国“不堪回首”,然而此两句作者还是具体写了“回首”和“故国”,此处照应了前句中的“又”字,不堪回首却有一遍遍在心中回忆起来。“朱颜改”一词虽然具体指往日宫中的红粉佳人,但此三个字其实还暗含着作者对国家覆亡,山河变色的感慨,如此往昔与今日的对比仿佛又加深了一层。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诗词最后,词人又以问句结尾,且还是自问自答,这在结构上照应了首句,我到底有多少愁苦啊?这些愁苦像东流的春水,滔滔不绝,连绵不断,无穷无尽。此处诗人先用发人深思的设问,点明了抽象的本体“愁”,又以生动的喻体“水”作答。比喻贴切形象,且显示了愁苦的连绵和汹涌,同时在深度和力度上使愁苦变得立体起来。该句中作者又用了一个“东”自,前文中“东风”来自故国,难道此处的江水“东流”不也是要流回到故国吗?难怪李煜会因为这首诗词而丧命,在宋太宗眼里,这两个“东”字大概被看作了词人有意“东归故国”,为了以绝后患,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该词表达了词人的故国之恋、丧国之痛、哀国之伤,全词明净凝练,用语优美清新,意境深远、感情真挚。诗词两问两答,又在问答间回首往事,感慨今昔,写得自然流畅、一气呵成,最后进入语尽意不尽的境界,前人曾赞誉该词是“血泪之歌”、“一字一珠”,该词虽然短小,却精悍,读之余味无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