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诗经·羔羊》:下班回家心情好,升职加薪才有更好生活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作者:小沐喵

来源:星陪伴(xinghuivip)

先秦即秦代以前,指公元前221年秦朝统一天下以前的历史,包括中国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和早期封建社会三种社会形态。

文学的起源须上溯到史前史,即没有成文历史以前的人类历史阶段。那时候的文学以口头文学形式为主。

先秦文学是中国古代文学发生发展的最早阶段,它包括秦代以前各个历史时期的文学,其主体部分是成熟的周代书面文学,尤其是春秋战国时代的文学。

“羔羊”为此诗篇之题,也是该诗主旨的代表,因而应以“羔羊”为核心来分析该诗主旨。

《毛诗正义》:“《羔羊》,《鹊巢》之功致也。召南之国,化文王之政,在位皆节俭正直,德如羔羊也。 ”

后注:“《鹊巢》之君,积行累功,以致此《羔羊》之化,在位卿大夫竞相切化,皆如此《羔羊》之人。 ”

《诗三家义集疏》:齐说曰:“羔羊皮革,君子朝服。辅政扶德,以合万国。 ”韩说曰:“诗人贤仕为大夫者,言其德能称,有絜白之性,屈柔之行,进退有度数也。”

据此可知,该诗的主旨是赞美有德行之君子, 不同在与有的学者认为是在赞美召南大夫,而当时其他的学者认为是美召公, 毛氏则只说 “在位卿大夫”。

实际上,召公于周朝亦是在朝之臣,故综合来看,可将《羔羊》一诗的主旨定为赞美有德之大臣。

《诗经·羔羊》

羔羊之皮,素丝五紽。

退食自公,委蛇委蛇。

羔羊之革,素丝五緎。

委蛇委蛇,自公退食。

羔羊之缝,素丝五总。

委蛇委蛇,退食自公。

五紽:指缝制细密。五,通“午”,岐出、交错的意思;紽(tuó驼),丝结、丝钮,毛传释为数(cù促),即细密。

食(sì四):公家供卿大夫之常膳。

委蛇(wěi yí尾移):音义并同“逶迤”,悠闲自得的样子。

革:裘里。

緎(yù玉):缝也。

缝:皮裘;一说缝合之处。

总(zǒng):纽结。一说毛诗传释为“数”,与紽同。

大意:

身穿一件羔皮裘,素丝合缝真考究。

退朝公餐享佳肴,逍遥踱步慢悠悠。

身穿一件羔皮袄,素丝密缝做工巧。

逍遥踱步慢悠悠,公餐饱腹已退朝。

身穿一件羔皮袍,素丝纳缝质量高。

逍遥踱步慢悠悠,退朝公餐享佳肴。

对这首诗表现特点的理解,要反美为刺。

即是说,全诗不用一个讥刺的词,更没有斥责之语,诗人只是冷静而客观地抉取大夫日常生活中习见的一个小片断,不动声色用粗线条写真。

先映入诗人眼帘的是那官员的服饰——用白丝线镶边的羔裘。毛传说“大夫羔裘以居”,故依其穿戴是位大夫。

这第四句“美中寓刺”,可谓点睛之笔,使其人仿佛活动起来:你看他,慢条斯理,摇摇摆摆,多么逍遥惬意。

先秦男子服饰

商周时期,服饰形式主要采用上衣下裳制,衣用正色,即青、赤、黄、白、黑等五种原色;裳用间色,即以正色相调配而成的混合色。

服装以小袖为多,衣长通常在膝盖部位,腰间则用条带系束。春秋战国时期,出现一种名为"深衣"的新型连体服饰。

深衣的出现,改变了过去单一的服饰样式,故此深受人们的喜爱,不仅用作常服、礼服,且被用作祭服。

在战国时期,胡服的诞生打破了服饰的旧样式。

胡服的短衣、长裤和革靴设计,善于骑射,便于活动,广为盛行,"胡服骑射"成为佳话。

先秦男子服装有深衣、袍、孺。

主要特点都是上衣和下衣连在一体,右衽、窄袖,长至脚踝,腰间束带的较多,也有衣长与坐齐的。有时也配合平顶帽穿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