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一首四不像宋词,作者陷版权之争,最后13个字写出史上最美的孤独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人生来孤独,但孤独的理由却各有不同。在古诗词的世界里,有过许多惊艳世人的孤独。如果硬要将这些孤独分一分境界,大概可以这样分。

李煜《相见欢》的“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是从前拥后簇的君王生活到惨淡的阶下囚生涯的转变,他的孤独道尽人生无奈,这是第一重境界;苏轼《卜算子》的“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虽是被贬后所写,但我们看到的却是不随波逐流的清高和洒脱,这是第二层境界;柳宗元《江雪》的“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独钓于江边的渔翁,是孤独的第三层境界,人间万事与我何关。

而本期要和大家分享的是一首孤独的宋词,是首四不像之作,拼凑了四位高手的经典,最后13个字写出了史上最美的孤独,但作者到底是谁却一直有争论,陷入版权之争。让我们一起来品一品这首《青玉案》。

《青玉案》年年社日停针线。怎忍见、双飞燕。今日江城春已半。一身犹在,乱山深处,寂寞溪桥畔。春衫著破谁针线。点点行行泪痕满。落日解鞍芳草岸。花无人戴,酒无人劝,醉也无人管。

在清人编撰的《历代诗余》中,认为这首词是黄公绍所作,但在《花草粹编》等著名中,又在其他词人之作,目前作者定为无名氏。全词写的是游子在春日里思乡怀人,写景抒情,语淡而情深。

词的上片家中“年年社日停针线”是模仿张籍的名句“今朝社日停针线”,由针线入手,引出相思的女子。她在春社当天停下手中的线,远望天空飞来的双燕,燕儿还能双宿双飞,但人却天隔两地不能团圆。从“今日江城春已半”开始,写的是在外游子的无奈,春已过半,但自己仍在群山深处,溪桥河畔,于是连眼前的溪也成了寂寞之水,山也成让他心烦意乱的乱山。

词的下片再由针线下笔,“春衫著破谁针线”是仿自苏轼的名句“春衫犹是,小蛮针线”,游子衣衫破了却无人能缝制,想起泪水满面,与上片开篇中“针线”相照应。落日时,他在芳草河畔驻马,这是为最后一句抒情作景物的烘托,人们总是在黄昏落日时,更思念远方的家乡,这一点古今皆如是。

最后一句也是备受推崇之句,一句写出了两位名家经典作的意境。有人认为仿的是晁补之《忆少年》中的““无穷官柳,无情画轲,无根行客”,词人用三个“无人”,排比而列,极有气势;但又有人觉得很像李商隐的“有花兼有月,可堪无酒又无人”。在这个黄昏里,有花有酒却无人,便成不了良城美景。

与其它写孤独之作相比,这首词少了苍凉和大气,却多了一份婉约的凄美。词人抓住了女子手中的针线,游子身上的破衣两处细节,遥相呼应,道出了一处相思两份愁苦。而最后13个字,3个“无人”,则是直诉胸臆,一泻而下,将这份孤独上升到极致,堪称史上最美的孤独。

清代词人贺裳说这首词是:“语淡而情浓,事浅而言深”,说它深得词家三味,不是一般人能写得出来的。这首词中经典到底是何人所写,希望文史专家们能尽快找到答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