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诗文

七位宋词才女写的醉美情愫词:穿越时空,与七位才女对话!

      编辑:诗文       来源:爱诗文
 

七位宋词才女,像敦煌壁画中的飞天,身姿曼妙,裸着双脚,一边悠悠地飞翔,一边向世间抛撒着花瓣儿。我们要遗传基因里始终存在一种倾向,那就是对于中国文化的喜爱。那些花儿,色、香、味、触,永远会感动着我们。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七位宋词才女写的醉美情愫词。

01.徐君宝妻

《满庭芳·汉上繁华》

宋.徐君宝妻

汉上繁华,江南人物,尚遗宣政风流。绿窗朱户,十里烂银钩。一旦刀兵齐举,旌旗拥、百万貔貅。长驱入,歌楼舞榭,风卷落花愁。

清平三百载,典章文物,扫地俱休。幸此身未北,犹客南州。破鉴徐郎何在?空惆怅、相见无由。从今后,断魂千里,夜夜岳阳楼。

赏析:

南宋文明源于北宋风流文采。宣、政指北宋政和、宣和年间。千里长街,连云高楼,朱户绿窗,帘钩银光灿灿。谁都不知道,这无限繁华之后藏着危险事件。

纵然回忆再好,也不过是药片的糖衣,历史般吊诡的“苦味”,它终于还是来了——元兵南犯,自襄阳分道而下,不久东破鄂州、南陷岳州……不可遏制了,他们像一丛神经元,像癌细胞,像那种正在潜意识里用各种姿势沉潜的什么怪物,张口吞噬掉美好的一切。

长驱直入的蒙古兵占领了繁华绮丽的汉上江南,如风暴横扫落花。她忍耐着,轻诉一句,如同梦呓;黍离之悲,思夫之苦,却萦回满纸。

从南宋直扩展至三百年南北两宋,“典章文物”四字凝聚着女词人对宋代历史文化的反思与珍惜指陈出有宋一代文化全体。

庆幸自身在死节之前还没来得及被敌人玷辱,保全了清白,足可自慰并可告慰家国。她与丈夫,夫妇死节已决,生不能相随,死不能扶柩……枝上吹绵,惊鸿留影,竟成来生长恨。

所以,女词人用这个典,其情况之痛实超过了词中所述的百倍还多。吹着我的魂魄,要飞过几千里路,回到岳阳故土,到夫君身边。此生已休,料想承平,念着夜雨巴山,巫山沧海,还念着故国不复,体无完肤。

02.严蕊

《卜算子》

宋.严蕊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赏析:

开花的时候,会惊扰了许多东西——那样纷繁、恍惚而浓郁的香气,几乎抑制住了时光的拉伸。她气格紧健,团结了所有的香气,再用词将它们一一铺开,有着那种高度上的脆弱与危险,如同花朵咳嗽着落下,禁不住了冷。

不问,不问她的归处因为我们希望,她那颗寂寞而遭受过苦难的心,即便冻伤落下,也请慢慢愈合,慢慢温暖。当她不胜其苦、也不知多美的声音在第二年一缕一缕再次传来时,她就成了某个深深停下的神,而我,一直徘徊在这些瞬间的文字之坡上,终于缓慢地叹出口气来。

03.吴淑姬

《小重山》

宋.吴淑姬

谢了荼蘼春事休。无多花片子,缀枝头。庭槐影碎被风揉。莺虽老,声尚带娇羞。

独自倚妆楼。一川烟草浪,衬云浮。不如归去下帘钩。心儿小,难着许多愁。

赏析:

“谢了荼蘼春事休。无多花片子,缀枝头”一句“花片子”用得够新,悲喜无澜;“庭槐影碎被风揉。莺虽老,声尚带娇羞”一句“被风揉”叫人望见了她在字句里心酸难过;一句“一川烟草浪,衬云浮”饱满而节制,如同一个悲伤内掩的下午寂寞无绪;结句“不如归去下帘钩。

心儿小,难着许多愁”却又将泪拿小手帕拭了,如同花朵的无奈凋零……唉,那些被她们用泪水连缀起来的字啊,每一个都曾无聊独倚门。它们随意长在一本纸张发黄的书上,翻一下,风就吹出来。

04.张玉娘

《玉女摇仙佩 .秋情》

宋.张玉娘

霜天破夜,一阵寒风,乱淅入帘穿户。醉觉珊瑚,梦回湘浦,隔水晓钟声度。

不作高唐赋。笑巫山神女,行云朝暮。细思算、从前旧事,总为无情,顿相孤负。

正多病多愁,又听山城,戍笳悲诉。

强起推残绣褥,独对菱花,瘦减精神三楚。为甚月楼,歌亭花院,酒债诗怀轻阻。

待伊趋前路。争如我双驾,香车归去。

任春融、翠阁画堂,香霭席前,为我翻新句。依然京兆成眉妩。

赏析:

与爱人别后,她的世界装满了寒风,他常在她酒醉的梦魂中,然而终究你是飞鸟我是鱼,再不能见。她因此“多病多愁”的坍塌,无药可救。而一个人能够活着的真正意义,其实是因为精神上一直都有一个支柱,或者说是依托和希望。精神上一旦被击溃,整个人就如同行尸走肉,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还是不是自己,一切都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意义了。

这种不是病却大于病的姿态和李清照的,惊人的相似。她们把往事放在遥远的地方,心却放不到那里去——是何等相同的身心疲惫啊!“爱人啊,今夜你人在何方?可知道我整夜立在窗前眼望大星念着你?”她满心满眼的他,即便他已经不能在身边,即便身边有无数的男人——女人们总是对爱人之外的男人选择性失了明。没有精神世界的世界,是置身冰冷的海水里,是行走在漫天的大雪中。

伤心不是一两天的事,想着从前的欢乐时光,不免起了追随而去的意。

05.魏玩

《菩萨蛮》

宋.魏玩

溪山掩映斜阳里,楼台影动鸳鸯起。隔岸两三家,出墙红杏花。

绿杨堤下路,早晚溪边去。三见柳绵飞,离人犹未归。

赏析:

这样的句子,樱桃似的细圆,入了口,轻轻一抿,的确并没有很用力的滋味。然而,久后想起来时,它又有忽然多出来的意思,像日常纷纭里忽然多出来的独处无上的诚恳。

叫读她的人仿佛看见自己多年前的哪一段日月,穿过房间,穿过桌椅,穿过纸张,穿过阳光,穿过尘灰,穿过春日时,有了寂然如水的静祥。

词和读它的人都泊在月光里,泛出淡淡的光,分明是停止的,然而心里以为那些光线会徐徐移动;又仿佛是落在灯影里的一点桃红,渐渐发出旧年的香气。爱情,唉,爱情,怕不就是那柳绵飞,而我恰巧路过,你粘住我的衣襟?

06.朱淑真

《江城子·赏春》

宋.朱淑真

斜风细雨作春寒。对尊前,忆前欢,曾把梨花,寂寞泪阑干。芳草断烟南浦路,和别泪,看青山。

昨宵结得梦夤缘。水云间,悄无言,争奈醒来,愁恨又依然。辗转衾裯空懊恼,天易见,见伊难。

赏析:

仍旧是“春”的意象,加了一个“寒”字,春色骤变;虽是“斜风细雨”,却分明一片秋色似的凄凉。“对尊前,忆前欢,曾把梨花,寂寞泪阑干。”曾经的欢恋犹在眼前,想来却是泪眼阑珊。

花样年华里的张望在婚姻中面目全非,爱情的潮水无声退却,剩下的只有“芳草断烟”。欢恋已别,含泪入梦,只求梦中重逢,终于“结得梦夤缘”,却又如此短暂,而随口说出的约定不能作为永远相爱的依据,“争奈醒来,愁恨又依然”。

梦醒愁也醒,记忆如此刻骨,却不过是春梦里的一抹幻象,“辗转衾裯空懊恼”,衾裯之外,空茫如昨。“天易见,见伊难”,情牵一线线已断,身陷空房,爱已无处驻留,纵是执着一生,只能怀念一世,孤独渗入流年,在残缺的情感世界里弥漫。

07.李清照

《一剪梅》

宋.李清照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赏析:

想来在她和他满贮诗稿的爱屋里,只满满萦回着她的叹息,原来这样无计可消除的,又怎只是“花自飘零水自流”?最是惹起情丝的是微凉里的等待,因为,是这样的无望。

想他眉斜入鬓,想他浅笑温柔,想他的好,想他的坏……一种愁,她有,他也有。心事可生,入鬓入云,都有自己守持的秘密。而空气里有他淡淡留着的香,他说不过是暂别离。那一刻白衫翻飞,眼神如水,她却在这一刻停下了笑。

这样的小小哀愁是必要的。很多人不懂这些格外一点的味道像口味特异的水果,也是生命体验过程里的细节,没有它们点衬,永远四平八稳,有什么好!

谢谢阅读!看了小编的就是小编的人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